執筆:王光我\民國一○三年九月

卅四、教內規定夫妻同房後八小時內不可進光殿,廿四小時內不能在光殿靜坐,原因為何?

這一個規定跟天帝教修煉「自然無為」與「急頓法門」的「溫養」機制有直接關係。

自然無為靜坐的總原則是「性命雙修」。性是靈識,命是肉體,「性、命」之間的鍛煉是相互影響的。肉體有漏,在尚未調復之前的修煉會影響「一己之陽氣與靈陽祖炁」之間的調合作用。

天帝教同奮進入光殿之後,會面臨兩個不同層次的無形感應;首先是從光幕接轉下來的無形能量對個人身心靈的調理,再次則是在靜坐默運祖炁進入無為層次之後的無形加持與鍛煉。

老同奮都知道,進入鐳力阿道場就會發現雙手手掌變得紅潤,額頭也會發光發亮。這是道場的無形射線加諸於箇人身上所產生的精、氣、神與身、心、靈的變化所致。

其實每個教院、堂都有同樣的無形加持。只是同奮已經習於教院、堂的感應而不自覺,等到進入鐳力阿道場之後無形加持的能量更大更密,因而有比較明顯的感受。

在紅塵修道,除了靜坐班「百日築基」或特訓時間之外,有配偶的同奮無法完全免除夫妻同房的義務。但漏失精氣之後,身體的陽電子能量降低,直接影響身體內外「和子」對無形能量的感應與接收。

八小時之內不能上光殿,是一個善意的規定,避免同奮在精氣循環尚未復原之前參加會禱時無法配合有形無形整體能量的運作,其有甚者更可能因為自己「精氣神」的落差牽連整體能量的運轉。就像體力不好的人登上龍舟參加競賽,會拖累整艘船的成績。

有人對此產生疑慮,認為精氣循環未復原的人如果上光殿誦誥會影響整體誦誥的能量運作,那麼身體有病的人是否也應該考慮會不會拖累整體誦誥的能階而不該參加誦誥?這個顧慮是多餘的,會影響整體成效的不是個人病痛,而是精氣流失產生的闕漏對無形能量運轉所形成的間隙。

二十四小時之內不宜在光殿打坐,因為自己的真陽不足,在光殿的環境中「煉元神、默運祖炁」都可能因為氣炁之間的落差,扭曲能量接轉運化的效果,影響自己修行的進度。

師尊在<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第七講:「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中」,有一段很重要的提示說「身體內之陽氣從尾閭骨間經督脈慢慢昇起,然後與靈陽真炁(祖炁)調和、運化,才能發生作用」。我們從這一段談話去體會:漏失精氣的情形就如同「提壺倒水,壺蓋上的氣孔要先開張,否則壺水不能流出」的道理一般。在漏失精氣之時,身體內的尾閭到督脈之間一定先有「氣隙」形成,就是這個「氣隙」讓儲存在身上等待煉化的精氣得以向下「溢洩」而出,這個情形不分男女都一樣。同房之後這個引動精氣外洩的「氣隙」在尚未填補修復之前,成為氣炁調合運化的盲點,熱準程度愈高的人所受的負面影響愈深。

形成「氣隙」的位置大多發生在督脈一線與兩腎之間的氣脈傳輸路徑上。精氣漏失之後,身上的氣能降低,會造成「腰骨痠麻、兩腿無力」的狀況。

靜坐、誦誥都是「從後天返回先天」的修煉方法,精氣漏失或轉為陰濁後「真元破損、正陽不足」,都讓返回先天的修煉變得微弱。

同房後二十四小時內在家裡打坐,可以煉元神、默運祖炁嗎?

教內規定只限制不宜在光殿打坐,此時在家裡靜坐沒有光幕接轉無形能量與傳送元神至金闕的作用,其相對的影響也比較低,沒有前述的嚴格規定。

「氣隙」的作用使得體內的「靈能」點燃不起來,熱準無法提昇。點燃身體「靈能」的是「心力」的作用,身心有漏之後,心力作用無法完整發揮,對人身小宇宙與自然大宇宙的對應接轉都不夠嚴密,直接減損熱準的功能運作。

廿字禮拜法產生的內氣可以修補氣隙形成的損傷,增補氣能的缺口,但要完全恢復仍然需要一定的時間。

 卅五、靜坐時默念「口訣、法技、法器」有無一定的次序?

「口訣」用以集意養氣,調合身心靈,感應無形的運化。

「法技」經過身口意的同步鍛煉之後,可用於無形運作。

口訣法技都可以於靜坐時在心中默念,但不必比劃手勢,純然的都是意念與心力的鍛煉。

「法器」是師尊賜予的無形工具,傳了就有,但需經修煉才能感應,如同戰士持鎗必須經過預習才能得心應手一般。

鍛煉法器與修煉法技都以奉持人生守則培養正氣為基礎。有一天師尊下座後急著找某位同奮過來交代事情,電話催促後得到的回話是「正在煉法技,稍待就過來」。師尊聽後有點尷尬的對我說:「法技的根基是正氣,如果沒有好好的培養正氣,煉法技只是一個空殼子,經不住考驗」。

鍛煉法器的動作必須面對光源,但不能在光殿實施,因為能階不同之故。這與天人炁功除了緊急救命之外不能在光殿實施是同樣的道理。外界的光能不足時可以點燃自己的「心光」用於鍛煉,心光如何點燃?經典上說:「太和之初乃為廿字」;「廿字主宰自治聖道準提眾生教持長深」。這個用以準提眾生、點燃心光的正是「天地正氣」。

師尊在課堂上提示我們靜坐默唸的基本項目為「昊天護身神咒、靜參訣、化身蓮花偈、金光局、上天梯」各三遍。除此之外每一期學員受領師尊傳法的品項與次序並不完全一樣,每一項傳授都各有其因緣差異,加上第二任維生首席任內為因應教內環境,而做的班次調整,使得各期同奮所受的「法技、法器」差別更大而無法一概而論。

默唸法技的先後次序,以各期傳法的時間為準,各隨所緣,很難做硬性規定。

師母曾經問一位坤道同奮靜坐班結業之後有沒有繼續煉法技?她硬著頭皮說有。晚上,師母派這位坤道的監護童子化成一條莽蛇去測試她的反應,坤道同奮在迷茫之中看見一條莽蛇迎面而來,急忙祭起「蓮花浩然劍」疾射而出。次日,師母直指那為坤道同奮荒於修法,因為監護童子回報:「莽蛇的頭上腫了一個包,不是被劍傷的,是被十多年來堆積在劍上的灰塵凝成的土塊給砸傷的」。

摘錄一、<逾越>

【摘自前yahoo部落格「廿字氣功光我研究室」】

靜坐班傳法技,學員集體跪在光殿,畢恭畢敬等候師尊賜法。師尊逐一傳賜,學員敬謹受持。

走到隊伍末端,老人家忽然停了下來,原本高舉的右手停在半空中。接著一聲沉喝:「抬頭」!

這位輔導員混在學員中,她想多領一把蓮花浩然劍,怕師尊發現。

「退下」!

傍晚散步時,師尊告訴光我:「一即一切,不修不得,貪多無用」。

這位輔導員後來離開了。她浪跡天涯,繼續追尋心目中的第二把浩然劍。

卅六、靜坐中出現搖晃旋轉或久坐不下等狀況,如何處理?

搖晃旋轉是氣脈不通之故,如果不影響他人就不必干涉,聽其自然運化,時間到了會自然過去。

在鐳力阿道場的閉關集訓,曾經有執事人員仿傚友教的方法,用香板來提醒學員改正低頭彎腰的動作,筆者認為這個方法值得商榷。香板是佛門禪宗用來止迷破妄的法器,他們不講無形調理,認為「臉紅脖子粗」就是迷於色境,「低頭彎腰」就是陷入昏沉,所以用香版按壓肩膀做為警示之後再予以拍擊棒喝,促其頓然覺醒。如果相信天帝教的無形調理,我們就不必藉用這個方法做為警策,否則就有干擾無形調教之嫌。當然也有人在靜坐中因為氣虛神散,出現低頭彎腰甚至眼臉貼地卻還強辯說是無形調理所致,這種情況當事人自己心知肚明,無庸爭論。

筆者於民國七十七年間在天極行宮參加高教班第二期訓練,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在嚴寒清冷的平等堂中,不時傳來師尊蒼勁孤獨的喝聲:「抬頭!」。那是對掉入昏沉的弟子,恨鐵不成鋼的愷切呼喚。

「清涼內苑」還沒有搬遷到鐳力阿道場之前,師母大部分時間住在台中。有一天師尊在鐳力阿道場午坐之後,久久沒有下座。侍從知道不能打擾,但眼看時間愈拉愈長,到了將近兩點鐘時師尊仍然沒有下座的跡象,只好打電話到台中向師母稟報求助,師母告訴侍從:「取小磬在耳邊輕敲三響,如果連續三次不醒,再行報告」。果然師尊在第一次敲磬之後就發出獅子吼聲,準備下座了。

遇到老同奮久坐不下的情況愈要謹慎,千萬不可貿然去推動他。早期的靜坐班訓練期間,有道務人員擅自在學員靜坐時用手掌去推撫學員肩背,用意是在幫助學員調整坐姿,但此一舉動讓靜坐學員感覺不適而強烈反彈,經過資深同奮嚴詞糾正之後才取消這個「不如法」的動作。天帝教的靜坐講究無形調理,如果不影響他人、不涉及安全問題,哪來人間插手的份?發現有缺點時可以在下座後提醒改進,不可妄自尊大的擅自在靜坐中進行干涉。

台北市掌院曾經有一老同奮在靜坐中出現好像被繩子捆綁,爭扎要下座卻無法動彈的情形,同奮發現後稟報師母求解。後來才知道被無形的「捆仙索」纏繞所致,其中的原由為何?師母沒有透漏,但我們知道無形的監護是無所不在的,修行愈久的同奮,無形的監督也愈嚴密,老同奮面對無形時「動見觀瞻」,日常言行更要謹慎。

久坐不下者可以敲磬喚醒,但如果發現靜坐者閉著眼睛卻又比手劃腳或唸唸有詞出現怪異動作時,應該請神職或資深同奮搓熱雙手後,一手按其肩膀,一手從其背後大椎穴輕輕撫刷背脊督脈之氣至腰椎,連續三次,將其蹙積在頭頸之間的悶氣順勢向下導出,待其氣消則自然平復。如果不受制止仍然強自比劃則宜架離光殿後以廿字真言水灑淨,再有不然者,以掌氣拍其肩井,如喚醒夢遊者般。

再有一種是「識神作祟」,與脈氣無關,更不是無形影響所致。這是當事人自己的心識作用所致。這種情況的當事人為了顯示自己心中的妄識,卻又不敢真實面對外境,所以眼睛大多半閉卻又眼皮跳動眼神閃爍不定。遇到這種狀況可以直接架離現場,如果勸解無效,應考慮請家人領回或送醫處理。

也有屬於腦神經病變者,大多是慣性發病,為防止干擾,教院應請其就醫治療,不宜參加光殿活動。

 卅七、「扣手印」放在小腹上或置於小腿上?或懸應於下丹田?

完成靜坐準備及煉元神溫養之後,身上的氣機已經蓄勢成形,此時陰濁之氣下降,體內充滿陽氣。「身輕氣盈」,五臟六腑不再是吊掛在肋骨脊椎之上,而是懸浮在平衡充滿的內氣之中。此時人體的臟腑肌骨四肢與大宇宙的能量相應,感覺不到重量。扣手印之後的雙掌不是放在小腹之上,更不是堆置在小腿之上,而是輕輕的懸應在下丹田之外,掌氣與丹氣形成相應融合之勢。

手印既扣,內氣充滿,身心一體,無有罫礙,此時稍感兩肩緊蹙,那是人體最長的兩條經絡「膽經」與「膀胱經」的氣滿現象,輕輕搖動一下肩牓,兩肩分別發出「啪、啪」聲響,氣脈融通之後,仿佛置身太虛大空一般輕柔自在。

扣手印時雙手大拇指的羅紋相對、身心一如。在「自自然然」的煉氣化神之際,兩手手肘不知不覺的向內收縮與體內的氣機相應,舌尖搭接上顎後連成一體沒有上下之分,雙手小指的第一節不藉絲毫的人為力量,如同大拇指一般自然相扣,此時人身小宇宙與自然大宇宙渾然合一無人無我,準備進入自然無為煉神還虛的修煉層次。

真正進入自然無為靜坐層次的同奮,下座鬆開手印時發覺原本未經刻意搭接的雙手小指頭第一節自然的貼結在一起,心中的體會不待言傳,自有一番法喜。

 卅八、靜坐之中為何會有「識神作用」,如何對應?

人有「眼、耳、鼻、舌、身」五官,用以感應接收甚至儲存內外訊息,我們稱這個機制與作用為「識」。身體的「五識」與意念的識:「意識」,結合之後,在「意」的作用之下,會隨著環境與心理狀態而展現各種反應,這種未經思惟產生的反射就是「識神作用」。

識神作用出現的時機大多在靜坐、睡眠或是情緒激烈變化、六神無主之際。

識神沒有具體能量,但卻會產生訊息,影響人的見地與思惟,讓人誤信其幻為真。例如在靜坐中的自我震動,比手劃腳都是心識作用所現。

古人為了防治識神作用帶來的偏害,立下「佛來佛斬、魔來魔斬」的心法,以維持靜修的正見。「斬」的意思是截斷,不是殺害。不管識神所現的是「佛」是「魔」一概擯除,善護其念不受所擾。

在識神作用的當下,用甚麼去反覘判斷這個現象是真是假?

帝門靜坐的心法是「一切放下、一切不想」,這個一切包括所有的意識反射。從這個角度去推論,一切現象都是假相,都因為你不能真正放下、真正不想所產生的。

古代聖人留下的名言:「生死的根源不是愛慾而是我執」,所以愛慾、輪迴都因識神的執著作用而起。識神消泯則直見本性,沒有愛慾無有輪迴。天帝教說帝門同奮不入輪迴,指的是修行有成,真正能夠脫離我執照見本性者。

本性是甚麼?本性就是初心,是 上帝創造萬物之初,賦予生命原種的本心,它清明透徹無有雜染。但我們入世之後的眼耳鼻舌身乃至意念各有所執,各有所藏而無法自拔。因此一炁宗主與雲龍至聖潛心發掘,創下廿字真言以應世救人,從人心的根本救起。

以廿字真言對應一切妄識,則真心出現而妄識俱泯。

人身由陰陽兩氣匯聚而成,「眼耳鼻舌身」加上「意」都有儲存記憶的作用。人身的陽氣充足則正義凜然不為邪氛所惑,為人處世光明正大。如果陰氣大於陽氣則心存邪見偏離本心,易被識神牽引,所以會有錯誤的選擇與決定。師尊在世時一再提醒我們要「培養正氣」,正氣可以對治陰氣所延生的識神,正氣可以感應仙佛鬼神。正氣可以對治識神作用。

廿字真經昭示我們的:「太和之初乃為廿字」。廿字是宇宙原始能量所化,可以對治一切幻想執著。廿字真經明白告訴我們「以忠與恕而正奸詐---」廿字真言二十個字對治一切邪心妄識,明記廿字在心田則一切陰邪遠離妄想不起。

活著的時候,做夢、打妄想、出誑語都是識神作用。

本教的天人合一理論主張人死之後的意識會經過多重的整合、剝離、洗滌、重組等過程,包括「靈性意識停滯、靈性意識甦醒、道德意識審判」三個階段的洗煉,才能與整個靈系、靈族意識交流,決定能否繼續留在靈界或進行下一世輪迴。

教內有多位證道的同奮經過聖訓證實有的直上清虛宮,有的回到帝教總殿,也有的進入廿字講堂再修煉。其中的差別就在正氣是否充足圓滿,神識是否清明無礙。

藏傳喇嘛可以在臨終之前說出自己轉世投胎的時間地點,因為他的修行到達清明境界,沒有識神干擾,能夠看透時空。

 卅九、下座搓手按摩身體的要領與方法:

師尊在<宇宙應元妙法至寶>講下坐之動作:

1張開雙眼解開手印。

2雙手放在膝蓋上靜默二、三分鐘:其作用在使得手上的氣能回流,各歸五臟六腑之氣脈。我們從中醫觀念中,知道人體的臟腑在左右手腳各有六條經絡作為運通之管道,靜坐之中「盤接雙腳」及「搭扣手印」的動作使得人身氣血循環形成一個完整的迴路,在無形加持與自體的氣機作用之下,依各人感應與熱準之高低而有不同程度之鍛煉。下坐解開手印之後將雙手置於膝蓋上,對雙手「氣能」流向臟腑的回收有利,撫摸膝蓋可以溫養人體骨骼之中承受壓力最大的膝關節組織,讓雙腿的「關節液」迴流進入膝關節各個組織之內,有助於膝關節的保養。這個時候放在膝蓋上的雙手是以靜止的狀態將手上的「氣能」貫注到膝蓋上。雖然雙手放在膝蓋上,已經不必如上坐一般「貫念師尊」,但仍然可以默念廿字真言以集中心力於正念。

3摩擦雙手十五下以上,從頭到腳依次按摩。筆者依據經驗,認為在按摩兩腎中間的命門之後,可以對兩個腎臟及尾閭進行按揉,用手上的「氣能」協助腎臟的運作並舒緩尾椎關節在靜坐中承受的壓力,最後再對膝蓋前後左右的穴位實施按揉,以使關節神經與關節液充份結合。

搓手的動作有其要領,但卻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大部份同奮雙手一合攏,就開始搓揉,沒有注意到手指的指尖應該朝上,搓手時指尖朝上是師尊習慣的動作,指尖不可朝前或朝下。朝上有「集意養氣」之功,朝前或朝下則如人們聚賭時搓揉骰子一般,有市儈流俗之樣不可取法。搓手的次數以十五下為宜,但不必強數亦不以十五下為限。

搓手時最忌故意發出聲響,懂得要領的人,搓手以聚氣為走向,心識是向內收攝的,摩擦雙手產生的聲音是沉穩內斂的,能夠將手上的氣能聚集於掌心,用於協助體氣回歸臟腑。如果不懂要領徒自狂搓發出吵雜粗陋的聲音,則是散氣之狀,手掌上的熱氣粗淺而虛妄,用於按摩不見其功反而有染污之害。

執行天人炁功服務也有搓手的動作,要領與此相同。搓手提聚的是自身能量,如果本身熱準不足,無法聚氣,就算搓破手皮也無用。

氣功修行有隔空搓手之法,在掌氣發起之後將兩掌慢慢拉開,進行掌氣鍛煉,提昇掌氣的強度與密度。維法佛王於民國七十九年傳示的廿字氣功煉至第二階段「意氣合一」時,此一功法未經刻意鍛煉卻能自然出現,這是帝門修法的殊勝之處,可惜無法廣為流傳。

 4雙腳伸直用力扳腳掌排出陰濁之氣。扳腳方法在點鐙錄的第廿五題中已有詳述,不再重複。

 5再唸三遍廿字真言,整裝下座,行禮。

師尊曾經在台北市掌院親自為三位老樞機示範「上、下座」的方法,可惜沒有公開傳授下來,將來如果有機會,筆者願意隨緣示範。

四十、靜坐時舌尖微舔上顎,你對「舔」字的用意有所認知嗎?

宇宙應元妙法至寶講上坐預備功夫提到舌尖微「舔」上顎,早期的教案用的是「搭」字,這個「舔」字是當時的助理在黑板上寫的,後來不知怎麼就遮蓋了本來的用字。光我認為舔字有重復的意涵,不適於本教自然無為法「聽其自然運化」的原則,因此曾經曾就「舔→搭」的分野向師尊提報,認為應該修正「舔」字,回復「搭」字,師尊同意我的說法,但多年以來也一直沒有明確更正。「搭」是一次成就,「舔」則有重複不斷之意,這件事正好讓同奮去自由心證,要舔要搭隨你所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