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門點燈錄(二Pdf下載

 

執筆:王光我\國一○三年五

 

前言: 修行的目的在「自救救人、體天行道」。

          聖人所立之法儀不能更改;我們的修行不如聖人,擅改法儀即入偏失,易 招魔趁。

 

 

八、「赦罪大天尊」赦的是甚麼罪?     

      (資料來源:前 yah oo 部落格「廿字氣功光我研究室」)

     「罪」的意思是「過失」,「過失」若不傷天理、不毀性靈者,只要「真心 懺悔、照見本性」,皆能消能解若其「傷天理、毀性靈」,則無有能赦者;除「認錯補過」之外,還要「受報解業」,以符天地之理,否則天人之道亂矣。 宇宙性靈由「無生聖母」所創。毀滅性靈者,違上天之德,自當受報。其有因戰爭而犯殺者,其罪由主事者承擔,雖國君天子亦不能免。忠臣勇將為護國救民故,有犯殺者,功在人道,自有天理伺護。

      古代修行者曾言:「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指的是「心 有所思」但「尚未成事」者。心雖有思,但未成事,則其心所起之罪不及於 事,將隨心之隕滅而消逝。以實修者而言,心的本體無有生滅,有生滅的 是心的作用,本段所言「心若滅時」指的是心的作用消滅

,不是心的體性消滅。

     心思所起之罪一旦付諸行動,則罪業已成,必須「認錯改過」,「彌補 所造的過失」才能解業。如不「彌過解業」,雖有懺悔但業障未消,不能見 本性,其罪未解,亦無能赦者。

       佛教淨界法著<大乘起信論講記   P236>:「好比某教說:造了 業,只要向上帝發露上帝就能夠代你受罪你的罪業就得到救贖佛法不同意這個觀念因為你只發露罪業,沒「對治力懺悔的話這個罪業並沒有結束你還是會繼續造罪」。在實修的經驗中,筆者 認同佛教的觀念;造了罪,除了省懺之外,一定要補過,要受報,不能執 持有一個可以代你受罪的上帝來救贖。如果自己犯錯之後不能贖罪消業, 澄清自性,重起光明,則上帝對性靈的拯救就不能實現。

     萬性萬靈從無始以來,在宇宙的生滅變化中,其有不離於本性、無心 做作所成之過失,其不傷天理、不毀性靈者,可以因懺見性,求解得和而 受赦。如幼兒隨大人上 街,自迷於塵擾而失其歸路,終致流連忘返 ,復遭 誘惑而犯錯者。論其 最初迷離之心以不傷天理不毀性靈故,可以因懺得赦。 其於迷途知返 時,得家老之同意,則可以 返家,其迷途之「原罪」即為之消滅。

      至若迷途中所有之錯犯,其起心動念已離於本性, 乃至燒殺擄掠、坑矇 拐騙者,此事礙道,當依世間法受報以符人道。   上帝的赦罪,是人 間的「勇於認錯、 澈底改過」恢復清明本性之後的 最終收納 。

 

九、有不通佛理的人說天帝教的   天帝只是佛教忉利天天王(欲界第四天天王本名釋提桓因),還在輪迴之列,這個說法你能接受嗎?

 

依據師尊在 71 10 16 日的開示,眾生的性靈源自  無生聖母點燃「開天闢地」的氣爆時,賦予宇宙萬物的生機。 上帝是運作宇宙

 

規律的 執行者。以人間觀念,從對宇宙「體、相、用」的角度來看, 無生聖母是宇 宙自在本體, 眾生是宇宙生 機的顯相,    上帝是

 

宇宙本體大用。

 

       天帝教的    天帝是「宇宙主 宰、萬天至尊」,當然不是少數無知的佛教徒所聲稱,還在輪迴之列的忉利天天王釋提桓 因(又名天

 

帝)。 佛教教義的重點在「輪迴觀」與「因果論」。佛教信 仰中的二十八天都屬「福報天」,其 欲界第四天「忉利天」天王(又名

 

天帝)未 脫輪迴之列,這 我們不便置評。但以其「忉利天天王」又名「天帝」,來 籠統天帝教的「天帝」 這就自己 陷入「名相」的

 

我執之中。

 

        佛教的觀念中,宇宙萬 物沒有二個是絕對相同的。佛教 徒在修行進入 接近「覺→佛」的層次時,也只能用「等覺」、「妙覺」

 

來形容程度 上的近似, 但還不等於佛的境界。即使進入佛的境界,也沒有兩尊佛是完全相同相等 的,所以在「 十方三世 佛同共一法

 

身」的「毘盧遮那 佛」的境界中,也沒有 絕對相同的兩尊佛,祂們都各有各的聖名及其功用德 相。佛的世界如此, 菩薩、金剛的世

 

界也是一樣。所以如果有人說天帝教的   天帝,是佛教的帝 釋天天王,這種說法 本身就有違佛理,執 取名相不通世事。

 

佛教的福報天,沒有 出離輪迴境界,福報盡時還墮輪迴。佛教的「 福 報天」跟天帝教的「 應元天」不一樣,福報天享完福報之後,就要 再受報墮 入輪迴,這是佛教的 基本教義。天帝教的「 應元天」是要「應運救劫」的,任 務完成之後回歸大道,受 領天命,再投入另一個任務,這才是天帝教的教 理。

有一年,我開車帶著一個佛教 朋友去埔里「靈嚴山寺」參觀,在路上 為了「天帝」的 名相,有一點爭論。經過 埔里時,看見路旁有一家「登輝機 車行」,我隨 口說:「登輝先生在這裡開機車 行嘔!」朋友馬上指正我說

「登輝先生是總統,怎麼可能在這 裡開機車 行,一定是 名稱相同的原因 吧!」我聽完哈哈 大笑:「那天帝教萬天 至尊的天帝」又怎麼可能跑到佛教 去當一個還在 輪迴的天帝呢?」

 

 

十、天帝教教 義說的「創造 →救贖→媒介」之神,對眾生的修行有何啟示?

        天帝教是 具有時代使命的宗教,人間對  上帝角色的認知要符合時代的觀念。

上帝是無始時代,承「宇宙本體 無生聖母」點燃宇宙大爆炸,變生 萬物之前,從「 玄真靈覺」中,妙現而生的一 炁靈光。

祂出現在宇宙萬 物之先,御統全宇宙。宇宙萬 物從祂而有,所以人 間 稱祂為「創造」之 神。

        近代史學家提出進 化論,認為 世界萬物源自進化,不是源自 上帝 為主的創造。事實上,從宇宙大 爆炸到現在,萬有生 命所經歷

的時間過程 在無限時空中,只是 電光石火的瞬間之事,把時間的觀念拿掉的話,「創 造」跟「進化」的意義是互相含容 的。請記

住,所謂「進化」一定有一個 根源 做為「進」的啟始,當然也必須有「化」的力 量為之推動,從這 兩個角度去 推敲,可以找到「進

化與創造」的本 義。

「創造」是講宇宙萬 物的緣起,「救贖」是彰顯 上帝不捨眾生的救濟 功能,「 媒介」是上帝變現萬法,用來 引領眾生回歸宇宙大道的作用。

請注意「救贖」的「救」與「贖」的分別作用。  上帝能救你,是因為你對 於自己的罪有「贖」的作為,贖罪是你自己 應該做的,上帝不 替你「贖」罪。 人人都有佛心,人人 都有道性,你贖了罪之後, 內心清明、能見本性,可 以與宇宙本體 相應。這是大宇宙的力 量修復你被犯罪行為 遮障的「本來清淨 心」,這個本來清淨心 跟宇宙的「一 炁靈光片片」相應。

有人執持只要真心懺悔,就能得赦,這個說法不 完整。師尊教我們要「勇於認錯、澈底改過」,改過就要 先認識自己的清心,從清淨心 出發, 檢討犯錯的動 機與目的,從清淨心發露懺悔, 洗盡污染 ,贖罪補過,才能 感應聖心,照見清明本性,這才能得赦。如果不認 識自己本來的清淨心, 不去移除造罪的 遮障,不去彌補過錯所造的傷 害,則天人之 間的障礙依舊 未除,雖 仙佛聖真不能護。

久遠以來,眾生迷於所知,不識天道,不 知、甚至錯解「贖罪」的意 義 與方法,無法 獲得真正的拯救,所以一 再迷離於宇宙大道之外。為 此,上 天有好生之德,    上帝認同聖真 降世,媒介宇宙大法以救 濟眾生,這就是「媒介」之神的真實意 義。

媒介大法有其因 緣,師尊說「 搶救原人」,因為 面對三期毀滅劫,雖 有歷代仙佛應世傳法,亦無能 普濟眾生於全體,所以 五教之後才有 三期主 宰應運濟世 ,以救濟無生聖母 開創宇宙時 灑下的金盤種子。

愚癡的業報最大、最深,因為他們不承認自己 愚癡,反而以此為我執 我執是可以講得 出根據的,愚癡則講不出緣由,如此講不出道理的我執就 招來頑固的業報, 也就不堪領受大法, 遑論得赦。

救贖、媒介,都是 上帝濟渡眾生回歸宇宙大道的功能德用, 破除眾 生癡迷我執的方便法門就是廿字真言。

我跟佛教的朋友說:你們一心求生 西方,認為西方才是淨土,所以 一心嚮往而無心於當 下這個國土。這種心外求法的 方式很難找到真正的淨土。你們在這個地 球上吃喝拉撒幾 十年,最後撂下一句話就是「求生淨 土」, 殊不知道淨土就在這裡,把我們生存了幾十年的地球淨化了, 把地球生命 淨化了,淨 土就在當下。如果放下這個生養我們的地 球,求生另外一個他 方的淨土,套一句佛教的說法, 叫做「無有是處」

師尊在世時,喜歡寫的墨寶之一就是「創造人 間樂土、成就立地 仙佛」。 這是師尊對地 球生命的淨土觀,也是對帝門同奮的直接提示。可惜!我們 不見這種恢宏的氣度已經很久。

無生聖母 寶誥「毓育萬靈以昭靈。參融五教而佈教。」講的是「救贖」也 講「媒介」。這項任務的執行者是                                 上帝,我們的天帝。

 

 

十一、密教的盧勝彥大師說天帝教的 名稱是他取的,真相如何?

        創立天帝教之前,師尊為了 提攜宗教人才,曾經 推薦盧勝彥先生到國民代 表大會演講,會後 與盧勝彥會餐。 師尊在飯局中談到

他想自己出來創教,只是 名稱尚未決定。盧先生有感而發的說:「 何不以     天帝」為名,這句話與師尊心中所 想的不謀而合, 所以當

下就有了盤算。

師尊在決定以「天帝」為 名之前,經過無 數次的天人溝通,獲得無形 認可之後才以  天帝之名立教。師尊為救 劫而干挌天運、洩漏太多 天機,從民國 37 年來台,到創教之間,被無形鎖定將近 30 年。靜觀台海兩岸與舉世風雲變幻之後,更 堅定 師尊弘教救劫的信念, 基於搶救眾生於三期末劫的悲憫,而有天帝教的應運濟世。

盧大師曾經在 美國西雅圖道場對他的信眾演講時,聽到天帝教的發 展很高興 。所以當場講了「天帝教的 名字是他取的」,事實上是 他的建議跟 師尊的想法相同,蒙師尊採用所致。

盧大師的啟蒙老師,慈惠堂花蓮 總壇的「青衣婦人」林千代女士,於 師尊在台北開班傳教後,她頻頻接到「瑤池金母」傳示,要她皈奉帝門,但 她苦於沒有門路,不知如何處理。最後在楊光贊同奮的引領之下,來到台 北市掌院晉 見師尊。初見面時,青衣婦人想用她的「陰陽眼」看師尊的法 相, 但是她甚麼也沒看出來。師尊要 她上光殿,她將信將疑的上了光 殿,在跪 拜之間,被一尊從光 幕飛昇出來的「瑤池金母」的應身懾住了,下了光殿之 後即刻向師尊請求皈依。參加靜坐班 時每個禮拜從花蓮搭飛 機來台北上課, 師尊賜她道名「敏通」,結業後 囑付她回去花蓮繼續主持 總壇的事務。

光我曾經在 台東初院江光符開導師的陪同下去花蓮看敏通,當時她 因為先生臥病在床,公事私事兩頭忙,已經疲憊至極。在她的請求與光符 的慫恿之下,光我為 她實施天人炁功調理。施炁至中途,她仰天長哭,事 後問她原委,她說「一炁宗主」親臨教誨,要她勇敢承擔天命,她說她無怨 無悔,但真的已經 非常疲憊 。

敏通同奮曾被出版界封為「台灣首席 靈媒」,光我當天為 她炁功服務 後,她說看見五彩繽紛 的靈丹妙藥從天而降,可惜光我請出的藥缽不夠大, 許多丹藥漏 到藥缽外面,被旁邊的求助靈接走了。我問她:「求助靈接到丹 藥時做何表示?」她說「捧著丹藥,很歡喜的鞠躬而退」。

敏通同奮於民國 94 年 8 月辭世,享壽 81 歲。其飾終典禮分別在花蓮 慈惠堂總壇及美國西雅圖真佛宗道場,以真佛密法舉行「梁皇寶懺」及「地 藏瑜伽焰 口」為她做完人間最後一趟法事。

她對天人炁功請藥時默念廿字真言的 次數,有一個見解。這個經驗我 將在日後講到天人 炁功時提出來與大家討論。 十二、天人炁功在「臨終接引」的實做(資料來源:前 ya hoo 部落格廿字氣功光我研究室) 我接到電話趕到現場時,老夫人已經被安置在大廳旁邊的房間。

自古相傳女性臨終,須將水舖設於內房以待命終,稱為壽終內寢。 水舖是病人臨終所臥的床舖,喻之為水,表示一切業病如水流逝。 氧氣剛拿掉,急促的呼吸顯示她正在生命的盡頭做最後之一搏。 久經病苦的她努力掙扎,急著出離,想掙脫病體,奈何力不從心。 魂魄與肉體相互糾纏幾十寒暑,氣息與神識彼此勾牽,難分難捨。 臨終時氣血失衡,面對肉體拘束,如果 正氣不足,魂魄無力解脫。 佛門助念的朋友幾乎與我同時到 達,隔著病人,和我 相對。 我一手懸撫病人心臟,一手照其頭頂,雙手併用;打金光。 對面的朋友取出引 磬,輕敲三響,述說生命本義,進行臨終開示; 家屬圍在後面合掌默禱,不捨於老夫人臨終受苦,個個低頭垂淚。 生養教育,三恩普被。兒孫滿堂,福壽全歸。 但在這緊要關頭,卻沒有人能 出手助她一把。 老我蹲跪在病人的大通舖內側,為她打金光時,揮汗如雨; 這一邊只有我一人,在 此之前我與老夫人素昧平生。 從雙手掌心將接來的炁功能量傳入病人體內,與她身上殘存的能量慢慢結合後,逐漸開展伸張,感覺像抱著一顆氣球。 氣球涵容病人身體上下內外。 病人的呼吸慢慢緩合下來。對面的朋友繼續開示:「今生將了, 切莫牽掛,自當唸佛,求生淨------

眼看老夫人臨界陰陽孤軍奮戰,家屬悲慟、心急如焚。感覺球體的能量漸漸消失時, 病人緊繃的面容逐漸軟化,呼吸更平 順,時間仿彿慢了下來。知道時間到了,我 悶咳一聲,坐在對面仍在開示的朋友望我一眼。 隔著病床,我迸出簡短二個字:「 唸佛!」。 朋友停止開示,引磬聲音再次響起,屋內屋外同心助念,焦急的家屬終於找到著力點,大家齊聲誦念佛號。 病人的呼吸平息下來,能量團化成一股清氣,在 誦佛聲中緩緩消失。 老夫人面帶微笑離去。 我望了一下牆上的時鐘,請家屬記下這一刻。 家屬說為她更衣時,周身柔軟。還有,額頭微溫。 為她入殮時,冰存了七天的臉龐依舊紅潤,還帶著微笑。

「魂識」以其業報, 各有歸處,是為輪迴,是為往生,是為 回歸。 但,「魄氣」以其執著故, 流轉當世而不離,執 守於牽掛之處所。 由是在生之時即有 各種行門以資修煉,期使魂識昇華,魄氣清淨。 往生之後, 復有各種法儀以安其魄氣。 否則,眾生餘魄交相牽引,累累相纏,成為劫氣,引發劫運。 此劫當救,從 何下手?有身一念,無 身一念。善護其念, 善解其念。念念成 善,天人大同。

 

 十三、師尊在天 極行宮下座時歷險的因緣成就光殿奮鬥椅的設置:

(資料來源:前 ya hoo 部落格廿字氣功光我研究室)

   民國七十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天極行宮天人大會 堂動土典禮。當天各地同奮蜂擁而至,加上靜坐班上課學員及各地來賓,把天極行宮擠得水洩 不通。侍從組在隨侍師尊忙完當天的儀 式及靜坐班傳 法課程後,傍晚時分,老我輪休,驅車返家休息。按照慣例,我只要在 次日早晨師尊用膳之前返回即可,早上的卯坐由 值班侍僮隨侍。凌晨三點半時,老我在家裡從睡夢中驚醒。 夢中看見師尊獨自一人駕返天界,在 禁衛森嚴的天門前,老人家停下來,彎著腰低下頭向右後方看,好像在等待甚麼,而 老我則從遠遠的後方,惶惶然的一路飛奔過來。夢中的自己來不及 套上鞋子,打著赤腳,只穿著一條長褲和一件汗 衫,手上拿著一件深藍色的袍子,一股勁兒拼命的往師尊的方向衝去。

和師尊的 眼神接觸時,一陣炫光,我從 夢中驚醒。 師尊的樣子很奇怪,好像在告訴我有甚麼事 情要發生。 帶兵期間養成的警覺性,讓我直接翻身起床發動車子,在夜霧中踩盡油門急奔天極行宮。 衝到門口時,剛好天極行宮的老管家光所同奮起來打開側門,準備讓早起的同奮進來誦誥,時間是四點五十分。

依照師尊的 習慣,老人家這時候應該穿好道袍準備上光殿了。來不及 跟光所打招呼,老我連跑帶爬的衝上四樓。敲開房門,光超已經醒了,說師尊還沒起 床。

昨天為了接見各地趕來觀禮的同奮和來賓,師尊樓上樓下跑了不下十 餘趟,顯然是太累了。老我放下心,拿著道袍站到門口守著,等候陪同師尊上光 殿。這一等足足等到六點鐘。                                                               

一向不服老的師尊, 知道自己睡過頭了,幽默的對我們說:「 今天大家都起得早啊」!師尊靜坐時老我與光超隨侍神桌兩側。師尊靜坐的位置就在神桌與光幕之間的狹小空間,仿如是天上 與人間的橋樑。 將近七點半鐘時,熟悉的獅子吼聲響起。師尊要 下座了。 光超上前,向師尊 鞠躬,拿起坐墊旁的水杯及毛巾退出光殿回到寢室,準備將師尊盥洗的水盆放好水後回到光殿門口等候師尊出來,再為老 人家穿上鞋子一起下樓回到寢室。這個 流程幾年來沒有變過。

師尊當年高齡八十九歲,但體力 很好不須別人扶持,侍僮都是直接站 在門口等候。我告訴光超「我接師尊下坐,你去通知廚房準備用餐」。站在門外拉開沙門,左手拿著脫下來的道袍,安靜的等候師尊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裏面靜巧巧的,沒看到師尊過來。正在猶豫之間,聽到老人家顫抖的聲音從裏面傳來,老我心頭一懍,甩掉鞋子提著道袍衝進光殿。 師尊弓著腰,雙手撐在地板上,頭已經快要碰到地面了,老人家滿臉漲紅,脖子上暴出條條的青筋,正垂著頭向後面巡視。師徒二人眼神相對 的那一剎,早上夢境的炫光如電光石火般的轟然再現。

老我轉身面對師尊, 單膝跪下,伸出雙手,向上頂住師尊兩腋,用儘 全身力氣將老人家的身體直直的舉起來。師尊站起來之後, 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過了一會兒才 撫住腰部說:「下座時腰部突然抽筋,一下子岔氣悶住了,現在好了」。 回到寢室老我自忖,莫非老天有意預先示警讓我趕回來救駕。 思前想後,老我一路涕泗縱橫 的從天極行宮灑回鐳力阿道場。 當天晚上我請侍僮光密運用他的專長為師尊製做一個長方型的扶椅,以確保下座時的安全。我們都不懂人體工學,但經過 反覆琢磨再三實驗之後 終於完成第一張作品。

師尊第一眼看見我們精心製作的扶手時,心中了 然,莞爾一笑。 我們將複製品分送到全省各大教院以及美國日本的光殿神桌底下,以備師尊駕臨使用。師尊證道後,有人將 參機正殿神桌下的扶椅拿出來給年老的維律樞機坐著誦誥。隨後有緒期同奮自費仿製傳送全省。

        今後,同奮坐在奮鬥椅上誦誥,理當知曉這份福報是師尊 拼盡全身氣 力,歷險換來的。不管在哪裡,師尊靜坐的光殿都叫做「清平殿」。天極行宮的「清平殿」 後來改建為「配祀堂」。目前進入配祀的同奮有「光燈同奮」「維剛樞機」「光 典開導師」等。

 

 

十四、誰在天帝教的光 殿「合十」為禮?                                     

       天帝教以「 捫心」為禮,不興「合十」動作。但老我來自佛 門,習慣合十。 我當侍從長時,為了廿字氣功教 學課程的安排起了

論,對 方隔著太平洋給我傳真,我回信時在署名之下寫著「合十」。 對方迫不及待的回信,說天帝教沒有「 合十」禮,要我檢討。我

給他回信說:「有一 位老人家,天天在光 殿對著光幕合十行禮,他的稱呼就叫涵靜老人」。

對方很有風度,沒有再回信。老同奮都知道,師尊上 坐後,會施展「御心大法」, 協助 上帝的無 形運化。但很少人知道師尊煉

完「掌心大法」,必定對著光 幕合十為禮。 師尊的本尊上靈是「無始古佛」, 老人家在華山修行獲得  上帝賜封 的第一尊封靈是「維法佛王」,都與佛門有關。師母說:「維法佛王在台灣 的無形法座就在彰化八卦山大佛的頭頂上」。隔著大肚溪遙望天極行宮所在的「青雲嶺」與遠東最大軍事訓練基地「成功嶺」。民國 72 年天極行宮落成 師尊從日本富士山的祈禱大會回來後,在天 極行宮的靜坐班課 程上向學員宣佈他的侍從長找到了,「現在還在 軍中服務,幾年後自會到來」。那一時 節,老我在成功 嶺砲兵指揮部擔任副指揮官,是佛門弟子,從沒 聽說過天 帝教。但 每天夜裡靜坐都有一位威猛的老者來找我,我還曾在 似坐似夢之 中看過一本線裝古書,上面有「上天皇帝」及「體天行道」等共二十四 個字, 當時不以為意。後來才 知道那是「維法佛王」奉師尊指示對我這位佛門弟子 的引渡。據說當年師尊曾宣佈,他請無形尋找侍從長所列的五大條件,竟 然都在光我的 身上應驗,仿彿是量身打造一般。

早期的侍筆敏騰同奮因為車禍命危,光我接奉師尊旨令趕往光田醫 院救治時, 聽說師母整夜守在參機正殿祈禱,請求殿主救拔。敏騰昏迷三 個月後甦醒。我在鐳力阿接到電話,奔赴師母房間稟報,師母 誦了一句佛 號:「阿彌陀佛」。

參機正殿的殿主「玄玄上帝」,依據應元 寶誥:「隱隱渡萬性億靈。巍 巍創西天佛國」「 極樂佛果之主持。 三寶三佛如來主」。

天帝教講「聖 凡平等、宗教大同」, 下次在教內看見有人合十時,不要 大驚小怪。

每一個同奮都是金盤原種;過去、未來,不管何時入教。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