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我整理於民國一○四年十月

影音:(待續)

檔案下載: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0uZ0cYL9iCkRW45Y...

以下資料修訂自光我民國一○三年天人實學研討會報告

九二、廿字氣功救人實錄(一)

民國83年以廿字氣功迴氣法為師尊緩解炁能滯身之苦。

背景:

一)師尊靜坐就座之後,先運轉掌心大法(御心大法),用以參贊無形運化,執行完畢後收功向光幕合十行禮,然後靜坐。

二)師尊自83年6月赴美弘教,7月返國後,因為無形負荷過重,大部份時間都在鐳力阿道場休養。某日(大約在9月)在靜坐前運轉掌心大法後,因為無形炁能無法迴轉,不得不下座休息,但炁能停留在身上反而造成負擔,因此躺在床上調養,期其自然轉化,但不見其效。機要組緊急召集鐳力阿資深同奮齊聚「無為居」,希望協助師尊釋放無形炁能。

經過:

筆者當時已經卸下侍從長職務轉任督理院,沒有長駐在鐳力阿道場。當天驅車原訂從住家前往高雄市掌院,卻不知何故錯過高速公路斗南交流道,逕駛斗六竹山方向。待發覺路線偏離時已經接近集集火車站,因此改變心意順勢回到鐳力阿道場。在前院簽名時,隨身配戴的呼叫器響起,顯示的號碼是「119」這是我與機要秘書何光傑的連絡代號,表示有緊急事務要我即刻返回道場。筆者在前院打內線連絡,光傑表示師尊有狀況請我速返。我進入無為居時,見到阿內多位同奮圍在師尊床邊,個個拼力發功往師尊身上打金光。但我聽到師尊口中呼出的聲音卻是:「把我的氣放掉、把我的氣放掉」。師尊的意思很明顯,是要放掉他的「氣」,但現場同奮雖然熟悉天人炁功卻不知如何協助師尊放氣,只能朝著老人家身上猛打金光,這樣的舉措更增加師尊的無形壓力。當時筆者修煉廿字氣功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知道如何卸除積聚在身上的氣能,見狀急忙要求在場同奮暫退一旁,急速提聚廿字氣功之後,再以收功迴氣之勢,兩手交叉從師尊雙腳湧泉穴向自己身上導氣。由於時值炎夏,加上屋內眾人圍繞,我從雙手「掌根」吸收師尊身上的「氣能」之後,全身發熱,火燙的汗水從頭頂經眼角而下,刺得我雙眼無法睜開。為了緩減氣壓,乃改單用一手導氣入體,再從另一手的手掌排除而出。持續運作之後,原本積聚在師尊身上的炁氣狀態開始解離,密集的炁氣分別歸位。大約三分鐘後,師尊再呼:「好了!好了!下去了,下去了」。

傍晚時分,未及用餐、盥洗,回到寢室倒頭便睡,次日醒來卻又覺得身心安泰彷彿沒事,從茲體會昨日所作應是無形運化所致。

分析:

一)應該是有一種力量讓筆者當天開車錯過斗南交流道,一直到集集火車站才發現偏離行程,因而引合該次為師尊導氣的事實。

二)為師尊導氣,超出自己所能運轉的程度,若非無形加持筆者絕無此種能力。當時面對師尊身上炁氣結合狀態而能運用廿字氣功將之緩解者,亦正顯示廿字氣功的「氣能」與無形「炁能」之間必有相對相應的層面。此一內涵在10年後的民國93年才因廿字氣功修煉進入第四階段的「化氣承炁」層次而體會呈現。

三)<天人日誦廿字真經>:「太和之初乃為廿字」。天人炁功的運用與廿字氣功的修煉都以廿字真言所接引的天地正氣為依恃。天人炁功用於助人有「放光」與「收光」之分,筆者當天無暇探詢參與同奮是否有人使用收光或放光之法,未經思索即直接以廿字氣功的「收功迴氣」之法為師尊緩解積聚的氣能。此一過程或許就是無形刻意媒壓,藉以彰顯廿字氣功與天人炁功之間的共應作用所致。這次經驗讓筆者在日後行腳各地的貫氣助人服務中,益發增強信心,勇往直前。其中部份求助者的無明病症在廿字氣功處理之後再運用天人炁功調合,其效果更為明顯快速。

四)回溯當天,諸位資深同奮聚集師尊床邊共同發功卻無法解除師尊為鐳炁所困之原因,在於師尊的鐳炁與同奮施放的炁能差距太大,同奮發出的炁能無法調解師尊的鐳炁。而筆者到達之後所使用的功法不是從炁的層面去對應,而是依據師尊「把我的氣放掉」的旨意,以廿字氣功將師尊身上的「氣能」導出,使得炁氣之間的「積蓄狀態」得以解除。

五)<宇宙應元妙法至寶>P108,「首席的鐳炁並不藏在自己身上,而是轉運與不斷的佈施」。師尊運轉佈施鐳炁的動能與肉身的氣能強弱有相應關係。當天運轉的無形炁能無法從師尊身上迴轉,可能是師尊肉身的氣能提聚過高,二者密合無間卻因體力不足而無法解離所致。筆者任職期間,經常接奉師尊:「光我,過來打打氣」的要求,所以與師尊肉身的氣能較易相應。當天不經思索即行出手協助或許與經常為老人家調氣,以及廿字氣功的持續修煉有關。以此尋思當天過程,相信必有無形安排所致。

九三、廿字氣功救人實錄(二)

以廿字氣功的貫氣法安定病人的身心靈。

民國99年底,前高雄市掌院副掌教許光廢開導師,因為淋巴癌4期住院醫療,經過多次手術及化療無效之後,醫院於100年04月15日早上,以癌細胞侵入腦部,通知家屬準備為他做頭部「放療」。光廢在昏迷之際,連人帶床被推入地下室的放射治療中心,在等待製做「頭盔」的時候,因為無法言語、視力與聽力都消失的他,可能意識到自己即將面臨危險,而開始反射性的躁動。醫護人員為防止意外,將他手腳緊綁在床架上,讓他完全無法動彈,但此一措施讓身陷黑暗的光廢更加驚恐。筆者到達現場時,看見光廢在五官失能,無法與外界溝通,四肢被捆綁,甚至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緊張情緒之下,極度扭曲的臉孔,知道任何語言與撫觸都無法安慰他。面對深陷無明恐懼的老友,筆者鼓起內力,如同以往為他貫氣一般,握住他的手掌及肩膀緩緩的傳氣。沒有言語安撫、沒有鎮定劑作用,光廢在接到筆者貫氣的瞬間,整個人安靜下來,全身放鬆的安然入睡。醫護人員拿著器材走過來,聽見他打酣的呼氣聲音,訝異的問我:這是不是就叫做「氣功」。

  醫院的放射治療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在情況惡化之後,筆者受他家人之託,在為他貫氣時運用念力,將他母親去世的消息傳達給他。陷入植物人狀態的他在筆者念力傳達之後,竟然突破肉身的障礙發出一聲「啊!」的驚嘆聲,然後再轉入寂靜,直到離世。

筆者無法解救他發現得太晚的癌症,但經由這一次的實做經驗,知道在守護他的心靈上,廿字氣功可以產生一定程度的安定作用。

分析:

一)觸體貫氣讓求助者在瞬間安定下來的背景應該是執行人與受助者身體之「內、外和子」的共振所產生的相應作用:依據教義<新境界>第14頁第9行「人類衰老,目不能視,耳不能聞,即係和子成分中的視覺及聽覺之電質逐漸耗減之故」。第11行「和子以其元素中之三分之一量充實每個原子中之電核,以司神經知覺之貫通」本案的受助者在耳目功能消失的情況下,接受到筆者傳輸的能量之後隨即從驚恐中安定下來並且呼呼大睡,可見貫氣的能量可以超越其受損電質的障礙而直接影響其神識,而其居中擔任傳導功能的就是人體內外的「和子」作用。

二)光廢副掌教在止息離世之前有一段很長時間處在植物人狀態,除了透過儀器顯示血壓脈博之外,外人無法了解他的身心靈狀態。依據筆者對靈體醫學的瞭解,斷氣之前的病人因為體內陰電子的沾染壓制使得和子能量減弱,但和子的功能並沒有完全消失,如果透過傳氣者的作為與病人體內的和子形成共振,就可以對其靈識產生訊息傳導的作用。

三)光廢副掌教在昏迷中接觸到筆者傳送的訊息或提到師尊時,都會垂淚不止。雖然從臉部表情看不出他內心的境遇,但在貫氣之際透過氣能的應合作用,仍然可以感受他神識的交雜與變化。

四)依據首任首席使者90年06月22日辛巳年五月二日辰時聖訓指示:「靈體醫學與人間醫學之不同,人間醫學以為人體訊息的傳遞在神經系統的微元素,由神經細胞至脊髓至大腦,再反應至運動神經或感覺神經,其中任一部分受阻,傳遞即受阻。但靈體醫學可以超越此一過程,強化並運用小和子之功能,隨時與任一小和子作連結性運作」。

五)民國85年5月21日維法佛王對在鐳力阿道場閉關修煉中的筆者下達聖訓指示:「廿字氣功即在於煉氣煉靈」。由此推論:「因為有煉靈的內涵,所以廿字氣功修煉至第三階段的神氣交泰層次之後,可以對昏迷的病人做單向的訊息傳導」,此一作用已經超越古傳氣功「煉氣不及於煉靈」的層面。如果配合靜坐煉神的功夫到達「一靈常照」的境界,一定可以突破業力的障礙,產生更深層的交感功能。

九四、廿字氣功救人實錄(三)

運用「貫氣法」解除溺水陰靈纏身的困擾。

求助者的祖父是南投縣魚池地區有名的道士,德望與法術都深受鄉民佩服。

歷年以來日月潭積聚多條溺水陰靈之後,村民準備舉行水陸超拔法會,老祖父受聘擔任法會總主持。但在此之前他因為在颱風期間冒雨修理家裡的水塔而染受風寒。

老道士抱病上場,在法會中率領道士團拼盡最後一道力氣完成歷年來溺死在日月潭水面之下冤魂的超渡任務。法會結束後老人因為靈力與體力不堪負荷,身體失溫癱倒在床不省人事。

她把老祖父抱進裝滿熱水的浴缸中,利用熱氣的滲透壓力與按摩的技巧讓老祖父寒冷的身體逐漸回暖。

救回了老祖父之後,她擔下了老人家的病氣。

儘管是農曆七月的大熱天,她經常在半夜裏被寒氣凍醒,醒來之後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拿起放在枕頭旁邊的吹風機對著胸口直吹,吹到皮開肉綻。

這種日子苦不堪言,但求醫無效的她只能默然承受。

民國94年春,她經朋友介紹認識筆者。第一次為她貫氣的時候,在場眾人都覺得整場寒氣森森而紛紛走避。

有一次在天安太和道場相遇,從肩膀為她貫氣的時候天氣正熱,但她明顯出現全身發抖,不住的打冷顫,嘴唇凍得發白。

我請光弼引導師拿出毛毯為她披上,一條不夠再加一條。

那一場貫氣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讓她從寒氣中回過神來。

掀開毛毯的時候筆者看出她的臉頰透出一抹紅暈,她的寒氣稍退了,但隱藏在魂識深處的病根並沒有完全化解。

再次見面的時候,筆者在敏餘同奮開設的大漢藝術館隔著落地窗看見她被兩個朋友架著,一拐一拐的從門外走進來。

她開著車子在一個轉灣的斜坡上不知甚麼原由的翻車了,卡在坡崁下的車子需要大修,所幸自己只是腳後跟受傷,無法站立,不能走路。筆者審視她受傷的腳踝,有著像是被人強拉硬扯後留下的瘀青烏腫。雖然強做鎮靜,她的臉上卻仍透著一分驚魂未定的表情。

這次改從腰腎貫氣,把熱能傳入腳底,藉此排出陰寒之氣。

貫氣時她細數老祖父為落水喪生的冤魂超拔的往事。講到當年那些罹難者在水中爭扎呼救的景象,就像腳後跟被人從水裏抓住往水底拉扯一般的情景時,她突然若有所悟的住口不言。

那一次的貫氣用了九十分鐘,結束的時候她突然推開坐椅,急著跑去上廁所。

回來的時候有人問她怎麼不需要人攙扶了,她愣在原地。

我們都曾經為她介紹過「天帝教」,一年後她告訴我,她從靜坐班結業,是「月」字輩的同奮,允諾將為貫氣法做見證。但她最後終究沒有在天帝教留下來。

事後聽說她走過三大道場及中部各教院,看到氣色不佳的同奮,她直言不諱的向對方建議去找王光我貫氣。

她是廿字氣功掌氣救人法的見證者,但抵不過當時週遭異樣的眼光與環境的壓力,她走了;那是廿字氣功顛簸流離的年代。

分析:

一)首次為她貫氣時,從她身上流佈出來的陰寒之氣曾經讓在場的人士感到不安而紛紛避開。但筆者在歷次對她執行貫氣的過程中不但沒有受到寒氣的干擾反而是全身發熱滿頭大汗。足證寒氣對人的影響與當事人的內氣強弱有關。廿字氣功的修煉讓筆者在此一方面不但不受病氣的侵擾反而能夠將之排除轉化,並進而協助受害者解除病痛。可見從廿字真言所接引而來的正氣能量對於陰寒之氣確有排除與化解之功。

二)本案當事人在治癒之前的日常生活並無異樣,只有在睡夢中才會出現寒氣籠罩情況,如是則此一寒氣在她的身心靈之中,匿藏的位置應該在極為深沉的層面。廿字氣功的貫氣法因為「觸體」關係,可以將修煉熱能透過經絡傳導推送到其體內寒氣聚集的病灶再進行化解與排除。此一作用歷經十年以來的服務後證實對於遭受陰寒之氣困擾的求助者確有明顯的效果。

三)本案溺水陰靈在當事人的祖父所主持的超拔法會之後,大多數應該得以解離陰寒之苦,但卻仍有一部份隨緣纏附在當事人身上歷經多年波折才得以應機得度,其中因緣雖非吾人所能究知,但回顧本教<廿字真經>所載:「能濟三途苦,能拔九幽魂,能解十災厄,能度十方眾」確可證明廿字功能之真實不虛,而廿字氣功者,秉於廿字真言天地正氣所成之用也。

九五、廿字氣功救人實錄(四)

在不明原因之下對昏迷者的緊急協護。

民國100年03月27日星期日中午11:30分,筆者應邀至苗栗縣苑裡鎮全國高爾夫球場,參加林敏餘同奮千金林素叩小姐訂婚喜宴。由於當天下雨加上場地不熟,誤入球場另一家餐廳,折返後已經接近開席時間。匆忙進入餐廳一樓時正巧看見一位男童從休息區之座椅上倒下,其父母急忙將之扶坐地上並不停拍打叫喚,但男童似乎失去知覺,全身癱瘓完全無法反應。當時正巧喜宴主人林敏餘女士下樓招呼來賓,見狀立即趨前以天人炁功隔空協助救濟,但在眾人七嘴八舌建議又七手八腳加入推拿按摩之際無法立即奏效。筆者趨前探視時只見男童臉色灰白眼神無力,似乎無法呼吸,乃向敏餘同奮表示願意接手救助,請她上樓主持開席。

由於不知發病原因,不敢盲動,只能蹲在地上,將雙手掌心分別貼住男童心臟及大椎部位,提運內氣直接進行貫氣,同時以口頭提示男童將左手舉起,以確認其心識能力,然而男童毫無反應。其父親試圖將其左手拉起,但男童全身垂軟不能自主。此時圍觀群眾有人研判是羊癲瘋發作,建議從「人中」強力按壓,但男童父母皆表示小孩從無此種病症。筆者無法顧及群眾建議,只能拼盡全力強勢貫氣,約一分鐘後男童忽然全身震動,旋即噴吐出一團雜物,部份液體沾附在筆者手臂上時,還能感覺其溫度冰冷。孩童母親從地上揀起噴出物時發現是一坨沒有嚼碎的麵團,此時男童開始緩慢轉動頭頸似乎也在掙扎求生。筆者不敢大意繼續貫氣約一分鐘後男童口中再次噴出一團同質雜物,接著手腳開始扭動,呼吸慢慢順暢,逐漸恢復知覺,並發出呻吟聲音。

男童復甦之後表示:因為在嬉戲中大口吞食沒有充份咀嚼的麵包,又快速灌下冷飲,造成喉嚨收縮引起阻塞。從坐椅上摔下後知道大家在對他急救,但因為不能呼吸沒有能力回應,後來的事情都記不得了。

服務於台中市警察局的男童父親於次日在yahoo部落格<廿字氣功光我研究室>留言致謝,感謝天帝教救了小孩子。

分析:

一)天人炁功服務時以「光」為材質,以不碰觸受助者為前提,適合在安靜沒有外力干擾的情況下施作,否則無形傳輸之能量會遭受阻礙影響功能之發揮。而廿字氣功之貫氣法以「氣」為資材,必須搭接求助者之身體才能傳輸能量,但施作時受環境干擾之影響較低。

二)筆者在緊急情況下出手救人,匆忙之中根本無暇思考應該使用天人炁功或廿字氣功。由於近年以來專心修煉廿字氣功並以之實做助人,所以在緊急之際未經思索即運用廿字氣功進行貫氣。但不論施用天人炁功或廿字氣功,在筆者的意識之中都是以廿字真言為媒介。

三)廿字氣功之貫氣法通常以「氣虛、陰寒、痠痛、失眠」等肉身症狀之協護為主,用於緊急救人則以本案為首例,也因此印證廿字氣功原始聖訓:「煉至純熟,掌氣可以自救救人」之真實不虛。

四)沒有經過按揉、推拿、擠壓、震動、拍打,而能夠將其堵塞在咽喉之雜物從體內逼出者,是內氣運作之功。廿字氣功貫氣助人的案例很多,但在緊急中發揮掌氣功效則僅此一次。筆者到達高爾夫球場時因為走錯餐廳,卻適巧能夠目睹當事人從長條靠背椅上摔落,而得以出手搭救,其時間之巧合似乎早有天意安排。

九六、廿字氣功救人實錄(五)

心臟手術者在昏迷中接受貫氣的直覺感應。

病人因為「心臟瓣膜脫垂」入院治療,經過全身麻醉手術後被安置在恢復室,我們接到通知只能進去兩個人探視,時間五分鐘。

筆者與病人的岳母同時進入,鑽過器材與管線的空間,只能勉強從空隙中伸手對其兩邊的肩膀貫氣。在第三分鐘的時候,挪移到病床底部,再從病人的兩個腳跟貫氣。病人的岳母曾經修學日本某教的功法,此時發揮最大的勇氣,站在床邊對著昏迷中的女婿大聲唱誦咒語,並且不停的往病人身上比劃手勢,相對之下筆者只能默默運作。

病人醒來之後慢慢的述說自己的感覺:在虛無飄渺之中完全不知道自己有「肉身」的存在,但慢慢的似乎有一股如陽光般的熱能照撫過來,於是有了頭肩頸的感覺。後來又覺得有一股熱能從下面昇起,於是有了腳部與腰腿的知覺,然後才知道有肉身的存在。後來聽到有人呼叫他的名字,睜開眼睛後才記起來自己接受心臟手術。

問他在甦醒過程中有沒有聽到岳母唱咒的聲音,他說完全沒有。

分析:

一)依據常識,聽覺是人體最早形成的生身功能,但本案受助者在全身麻醉後的甦醒過程最先感受的卻是熱氣(溫度)而不是聽覺。基於本案病人感覺到的熱氣來自氣功的作用,筆者認為可以引申為「溫度對生命的影響」。

二)本教的靈體醫學中說明生命的要素為:和子=3X特種原素(魂)+6電質(魄)+9HO之精華(魅)+120O之精華+溫度。由此可知溫度對生命的形成有其必要。病人甦醒過程是否與肉身形成的經歷相似,對於靈體醫學與天人炁功乃至廿字氣功的研究而言,都是可以討論印證的要點。

三)本教與民俗信仰都有「助念」的觀念,藉此協護臨終以及往生者靈識的回歸。依筆者的經驗,助念的主要功能不在音聲的大小強弱,而在其念力是否專注強固,而接收此一傳導與接收能量的因素就是身心之中的和子體。師尊說過「元神就是和子」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