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王光我\民國一○四年四月

 

七三、五門功課之外,如何鍛煉自己接轉無形能量的實力?

天人炁功運用的是「人身小宇宙」與「無形大宇宙」的「感、應」作用,天人之間的「感應能力」必須經由修練而成就,執行炁功服務的法技需要一定時間的鍛煉才能有效運用。

回顧一下執行天人炁功能量傳輸之前的重要程序包括:

(一)將求助者的狀況稟報無形請求調理,連結天人運作的管道。

(二)默唸廿字真言承接無形能量,建立「天人合力」的基礎。

(三)將無形能量傳輸至求助者身上,以引動有形無形的應化。

第一項「將求助者的狀況稟報無形請求天醫調理」所運用的就是奉行<廿字真經>所說的「以仁與慈而治幽厲」的原則與修養。

第二項「承接無形能量」關鍵在於我們五門功課的修行所對應的無形能量之高低

第三項「將無形能量傳輸至求助者身上以引動無形應化與有形配合。執行本項要領的先決條件就在執行者修煉的整體力量所成就的「氣能」密度是否足夠。

執行炁功服務時如果自己的「氣密」不夠,則無形能量的傳輸會有斷續與疏漏現象;所以鍛煉自己的精氣神使之能夠綿密的配合無形運作才是最重要的關鍵。如果氣密不足勉強裝模做樣,那就與「天人合力」的精神不相應,無法產生真實的作用。

靜坐班同期結業的同奮因為各別的修行成就不同,在執行炁功服務時的效用也就各不相同。

傳輸無形能量到求助者身上的定義不在將無形能量傳入對方體內,而是在其身上形成「無形應化、有形配合」的作用,以引動求助者的自我調理機制對其自身病症進行整合。

人的身體經由腦部、心臟乃至全身器官發出的電流以維持生命的存續。我們執行炁功服務時不碰觸人體,但接轉而來的無形能量可以與人體互相感應而形成磁場作用,依此而引動求助者的自我調理功能去對應身上的疾病。活著的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在,炁功服務時依其生命力的強弱不同都能產生對應效果,但如果人身的「和子體」被陰電質污染過重,無力與無形能量配合,這個針對人體而運作的磁場就無法形成。所以面對臨終的病人我們只能說救靈;運用無形能量對病人身上殘存的和子產生共振,引導此一和子回歸靈界。

在現代的「醫療法規」限定之下,我們不必強述自己可以把無形能量打到求助者的身體之內。所以我們改變一下解說的方式,說成:接轉的無形能量與人體的能量形成感應,引動人身本有的自我療癒功能。這種說法比較接近事實,也合乎各界的認知。

天人炁功服務成效高低最大的分野在前述的第三項「將無形能量轉至求助者身上」的程度。默唸廿字真言請法器,在精誠感應的情況下可以承接無形能量,但如何將承接的能量傳輸給求助者?在不碰觸對方的情況之下,隔空傳導無形能量的條件與方法又是甚麼?

氣功學人在長期修煉之後都會進入「意氣合一」的階段,進入此一階段的人具有將修煉的「氣能」向外傳導的能力,但天帝教一般同奮沒有鍛煉氣功的經驗,我們如何鍛煉自己使之能夠將無形能量傳給對方?

關鍵在「意氣」是否合一。「意」是念力,「氣」是正氣,日常的修煉中我們如何鍛煉「意氣合一」,以之用於無形能量的傳輸?

在靜坐課程中學習到命功鍛煉的「甩手功」是最直接的方法,在甩手動作與默唸廿字真言之中,我們可以承接並積聚天地正氣於自己體內,使之成為傳輸無形能量的基礎。練功時甩動雙手使得肉身與天地正氣合而為一,練習久了之後大小宇宙之間自然產生磁場作用,體會這一層作用的感應之後,在炁功服務時只要意念集中,天人之間的炁氣傳導就能起動達成炁功服務的功能。但是極院成立之初,在靜坐課程上為了防止心臟功能較弱的學員在甩手中發生問題而要求「甩手不可高過肩膀」的善意提醒,多年以後被強制要求而形成嚴格的規定,於是甩手高度的限制形成了壓抑「氣能」伸張的桎梏,由此造成同奮的「氣能」不能真正充實於全身上下,這是當年提出此一共識的天人炁功指導院「光贊、光驚、光我」三位秘書所未能預料的後果。

甩手時默唸廿字真言接引天地正氣讓正氣充滿全身上下,長期鍛煉之後,「氣能」的密度增加了,自然在有形肉體與無形宇宙之間形成一股運轉的能量,如同師尊講的具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效應。在炁功服務場合經常有人跟我說他們接近這些修煉有成者的身旁時,就會感覺到從這個人的身上發出的能量感應。

增加氣能密度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廿字禮拜法」,這個方法讓自己身心內外與天地正氣合而為一。人體是天地萬物的索引,經過修煉之後就具有接轉無形能量的功能,只要廿字真言的念力起動,就有源源不絕的無形能量在自然大宇宙與人身小宇宙之間不斷感應流轉。執行廿字禮拜法的時日愈久,感應無形能量的密度愈高。此一積聚的能量在炁功服務時自然成為傳輸的力量。

廿字禮拜法的妙用在於無形能量對於禮拜者有「對應傳導」的功能,我們在光殿誦誥祈禱的目的在發揮集體的力量去救劫,個人的廿字禮拜法是自己一個人對無形能量的祈願,無形能量在此一作用之下是針對祈禱者做個別對應的,這個對應在祈禱者個人身上產生的作用是「一對一」的,專注、集中而直接的,修煉日久之後,自己本身就是一個能量儲存場蓄勢而發,炁功服務時自然產生傳導的功能。

第三種積聚大小宇宙無形能量的鍛煉方法稱為「掌氣鍛煉法」,筆者隨侍師尊靜坐時都會看到師尊面對光幕運用掌心大法,此法又稱御心大法,是師尊參贊宇宙大道的密法。每次只要老人家展開雙手運起掌心大法,光殿空間的氣勢與場態就隨之改變,好像進入另外一個無形層次一般,那種感覺無法形容而且每次都不一樣。師尊的大法我們無從揣摹學習,但除了在光殿的御心大法之外,我經常看到老人家利用空暇的時間將雙手置於胸前,指尖向上掌心相對慢慢的摩擦雙掌,仿彿在調動掌心之間的「氣能」一般。當年沒有向師尊請教這個動作的用意與功能,卻是在師尊證道後我自己請求於鐳力阿道場以「獨居禁語」的百日閉關修煉中自然的起用此一掌氣鍛煉法。以廿字真言接引無形能量並摩擦雙掌,感覺掌氣起來之後慢慢將雙手的掌心拉開,並隨勢劃圓讓掌氣在雙手之間運轉。掌氣發起之後,會逐漸變得堅實而開展,這個「氣能」兼具「內聚」與「外張」的特性。如果故意將旋轉中的雙掌向外拉開或向內壓縮,都會感到其中有一股自然的力量在護持它。想停止的時候只要將念力放下,雙手放開,這股力量就自然消失,好像回到自然界一般。想要鍛煉的時候,只要再提起念力,在廿字真言的引介之下,大小宇宙之間的能量感應就會在手掌之中隨念而起。

這股能量在意氣合一的情況下可以隨意起止,鍛煉日久自然能夠體會它的摶動要領,依此用於傳導無形能量以之助人時,在執行者與求助者之間就會產生感應作用。

執行天人炁功服務就是在此意氣合一的情況下,用廿字真言維持無形能量的傳輸,再以師尊傳授的三個動作對求助者進行調理。

調理的原則不在於將無形能量打進對方身體之內,而是在他的身上形成「炁氣相感→相應」的作用。

自己的掌氣是否形成?是否可以傳導給對方?有一個很簡單的測試方法:將雙掌隔空懸撫於雙腿的兩個膝蓋上面,相隔三到五公分,相當於我們為人炁功服務時掌心與對方身體的距離,運用「掌氣鍛煉法」的念力將掌氣隔空傳導於膝蓋上面,如果膝關節部位可以感覺到熱氣,再細心體會這個熱氣是否能夠引動內在的部位的反應,倘若這個反應愈來愈明顯,可以感覺內外相應,就表示你的傳輸功能已經形成。

炁功服務的三個動作做完之後,還可以用「重點調理」的方式對相應的部位進行加強。此外,請天醫「對症賜藥」後,將之加在黃表紙上可用於持續調理。

服務時我們只是無形能量的接轉者,不可僭越無形自詡包醫。

掌氣鍛煉法是修行界的共法,只要念力集中都可以產生感應,不同教派的人運用各自的口訣、咒語都可以進行鍛煉。佛教的朋友稱它為「羅漢球」,相傳古代的修行者在靜坐之後,隨機啟用自得其樂而妙用無窮,道家的朋友稱其為「乾坤球」,隱示它含融萬象。

 

七四、做完炁功服務的三個步驟之後,如何掌握重點調理的方法?

構成人體的主要條件是「精氣神」,懂得「氣」的鍛煉與運用要領之後,如果熟悉人體的有形結構,知道臟腑經絡的分佈位置,在炁功服務的「重點加強」時就更能得心應手的去對應病症。

回顧一下炁功服務的第一個動作:「從頭頂加注無形能量,從性竅點醒人體的小和子功能」,使得人身小宇宙與無形大宇宙可以相互連結,讓體內的小和子與體外的能量相感相應,建立向外承接與向內傳導的功能。

炁功服務的第二個動作:將無形能量從人體的「上下前後」籠罩全身,以此而形成的磁場範圍可以包含人身全體結構。如果傳導的能量充份,這個動作由上向下「仔細的」做三遍之後就可以完成全身的調理,求助者身上的病氣經由此一過程排至體表,無形能量經由磁場作用引動人體的自我調理功能。

接著做第三的動作:從上到下循其四肢照射金光,就像幫人脫除厚重的大衣一般,將其病氣依次剝除,使其受到污染障礙的身體機制恢復自我調理的功能。

師尊在炁功教學上做完這三個動作之後,接著就是祈求靈丹妙藥與黃表紙加光的動作,當時沒有「重點調理」之說。因為師尊的能量是「無限」的,在老人家的調理之下沒有死角、沒有空隙,但是我們的出手卻無法面面俱到因而需要補強,於是而有光我向師尊請示的「重點調理」之說。

譬如說對糖尿病患者的協助,在執行上應該加強對胰臟部位的處理,以激發它的自我調理機制。但我們在前述的三個動作中對胰臟的調復程度可能不足,所以有對它做重點加強的必要。

天帝教的<靈體醫學>依據師尊傳示的聖訓,在人體的有形神經傳導功能受到阻礙時,無形能量的作用可以因為小和子的感應而超越神經作用的障礙,這是天人炁功無形應化的基礎,也是「重點調理」的根源。

「重點調理」應該依據病情理解病源所在,進而對其加強能量傳導以協助其調理。但是求助者的症狀包羅甚廣,以我們不具醫學專業素養的人而言,許多病症無法決定從何下手,尤其對心識與神智問題、神經傳導、病菌感染等需要專業檢驗的症狀,我們不宜驟下判斷以免干擾醫學診斷。

最簡單的方法是直接詢問求助者還有哪裏不舒服,再針對病人所指的位置加強能量傳導,敏感的部位如眼睛心臟等處應避免直接照射以免引發不適。

我曾經對一位從高處墜落,被醫生判定疑似腦震盪的朋友以金光直照後腦約二十分鐘後,他鬆開抓緊床架的雙手,攤開身體呼呼大睡。兩天後再打電話詢問時,家人回電說醫生已經讓他出院。但我必須說明的是那種結果不是我一個人造成的,因為在我之前已經有幾位帝教朋友出手相救,我從後腦照金光的重點調理剛好做了臨門一腳的幫助,那次的協助剛好對正了病人受到傷害的部位。

人的腦部有密密麻麻的神經連結全身,後腦杓就像電路板一般,許多連結線路在此分佈。從這裡打金光會對它們形成微調作用,只要你的氣密程度與使用時間充足,都可以產生一定的作用。

不論金光補強哪個部位,不要讓另一隻手閒著。

七五、天安記實之一【天安神職:引導師的源起】

摘自前yahoo部落格「廿字氣功光我研救室」民國9732

師尊九十歲那一年在台北始院親和講演時說:「將來你們的平均年齡到達我這個年歲時,我仍然會帶領著你們一起奮鬥」。

慷慨激昂的允諾引發熱烈回響,在淚水與掌聲中我估算師尊至少駐世到一百三十歲。

然而師尊的應許沒有兌現。甚麼原因讓老人家提早轉戰天界?

在同奮心目中師尊是聖人無所不能,但師尊曾經有感而發的對我說:同奮有事來找我時總是要我想辦法解決,但我有事時又能找誰?

無法體會聖人的心思,我避開老人家的眼神,裝作聽不懂的陪他苦笑。

在那時節各方賢達慕名來歸者絡繹於途,帝門士氣高昂眾志成城。但我知道老人家有形無形的壓力正在逐漸累積。

師尊說過天帝教在人間有七千年的法運。

我知道維持天帝教的法運是架構在三曹共振的基礎上。

早在民國七十五年初,即先修二、坤五期靜坐班集訓期間,一炁宗主即傳示,宜為回歸自然的同奮興建一處養靈的處所。

民國八十一年五月師尊師母連袂為地曹道場主持破土典禮。

當時天空出現異象顯示天機已經開啟,三曹共振指日可待。

天安團隊擔負著不能為外人訴說的艱苦與辛酸日夜奔波,但進展不如預期。

八十三年底老人家證道時依然未能親眼目睹地曹道場開工。

三年後的端午節前夕師母歸空,五月十五日 降訓:「---五年後天安太和道場落成---」。

老人家指示陰超大法的傳承與地曹道場的啟用緊密連結。

民國八十八年九二一大震兼任天安太和道場的光謗開導師殉道。

外界傳言「天安還要再死掉一位神職才能蓋得起來」。

次年初,維生首席找我,要我去天安。

天安正在整地,無形運作已經開始,但神職懸缺。

推辭不成之後,衝著師母留下來的任務,老我答應走馬地曹。

師尊無形同意老我接任天安,但頒訓指示:天安另立神職管道。

巡天節前無形裁示天安神職名稱為「引導師」。

引導師這三個字是我建議的,與維生首席親題的五個名稱併案呈裁。

 

七六、天安記實之二【地曹道場的孤軍奮戰】

民國九十年春,天安的三位引導師出爐,分駐南部及花東教區。

開導師是師尊在世時對神職的通稱。宏教、掌教、院教都是行政職。天帝教<教綱>裏面找不到「開導師」三個字,最接近的名詞是「導師」

「引導師」是師尊證道後透過無形裁定的神職名稱,設在地曹道場。

基層同奮很快的接受了天安的神職名稱,但很少有人知道它的緣起。天安的執行副主委光持樞機對我說他以為引導師是老我自創的品牌。在不同的場合碰到質疑時我只有再次重複當年師尊無形定名的故事。

宗教界的儀典裏曾經出現引師、保師、引領師、引禮師之名,佛道皆有。

生前開導,死後引導。妙哉!善哉!「引」字之用,於我帝教地曹道場最為貼切。

維生首席多次跟我提及引導師傳承師母的精神承擔陰超責任,因此在他任內一定要完成引導師的建制。

我看到一個身為人子法臣的忠烈與剛毅,他的眼神與語氣有千萬人吾往矣的慨然。

師母在世乃至維生首席接任之後的定期超拔法事都在光殿舉行。

天安的特定任務是撫靈,撫靈是天人合力的工作,包括五大法事:「安靈、引靈、淨靈、養靈、煉靈」需要極大的能量才能運作,它對基層教院與首席之間的超拔有穩定與調適作用。

但是天安的撫靈法事沒有儀軌可循,老我在親和室單兵對應靈界。

據說師尊在世時曾應同奮之需,以黃布敷於手提箱內,開光後視同光幕,可在國外唸經禮拜。

面對神職人員從未接觸過的地曹戰局,我提請無形指示撫靈法要,答覆卻說要我自行研發。

一場場的撫靈法事之後,需要一個調養生息的空間,但我唯一的依憑還是「親和室」,沒有「光殿」。

我的撫靈與自修在同一空間,名符其實的「陰陽同修」。

我向首席提報天安急須設置臨時光幕以應任務之需,沒有回應。

我有背腹受敵天地無靠的感覺,但想起師尊當年說的:「我有事時又能找誰?」我咬緊牙根決心以身試法,探尋天帝教的撫靈法要,當時自忖:大不了戰死地曹就地掩埋,頂多是因應了外界的傳言。

七七、天安記實之三【黃表蓮花引靈的研創】

天安主委光鳴樞機開完樞機會議後回來跟我說,會議審查天安引導師權責時將「講經說法」這一項的「說法」刪除,只同意「講經」。

「講經」是經壇的功用,沒有「說法」就不能稱道場,不是道場要我何用?

撫靈沒有光殿,講經不能說法,還要面對職稱與法權的質疑?

想揮揮手走人,卻放不下剛派任的三位引導師,還有長期支援的沉默同奮。

派任之初,有老同奮跟我打睹,如果我能在這個道場待下三個月,他就認輸。

他曾經參與天安早期的規劃,深知有形無形之間的波濤曲折。

友教的朋友跟同奮透露:「那個地方滿山滿谷的求超靈在等候安撫超拔,老我阿有苦頭吃了」。

一場場的撫靈法事之後,我為八卦爐加光的右手虎口開始長出紅斑。老道友說這是「鬼抓手」,如果不妥慎處理會滲入臟腑後果堪慮。

一面研發一面撫靈,老我拖著疲憊的身子跼蹴在親和室裏以身試法,鞭策自己從破敗的身心淬煉圓滿的法儀。

人身有靈,名為魂魄,又稱「神魂、體魄」。

人死之後,神魂依其業緣轉渡來世,是謂往生。

體魄則囿於所執流轉當世,需要接引安撫乃至調理轉化是為「撫靈」。

依據教內共識,亡故同奮的神魂由師母接轉,體魄需要在人間「安引淨養」。為期引導離世同奮之「體魄」安住天安以行煉化,老我以黃表紙折成蓮花,在蓮心貼上紅心標誌,葉瓣書寫同奮姓名道名,編號簽名蓋上法印,呈請無形鑑核加光後,親至同奮停靈處所焚化接引。

維生首席曾在神職會議上親證:「天安的蓮花接引是經過師尊師母無形同意的」。只要離世同奮事先預約或有家屬提出申請,我必設法將黃表蓮花送到靈堂舉行「安引」法事。

在停屍間進行接引法事時,曾因空間限制無法轉身吸入過多屍氣,返回天安後胸悶氣塞加上騷癢,強修廿字氣功七個日夜後化除。

天安與教院之間水乳交融氣息相依,面對同奮喪葬問題時絕不推諉。談不上三曹共振但大家看到希望;「陰陽同修生死相續天人大同」。

當時的興建工程剛剛起動,有電沒水,我借宿民宅,飲食自理。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