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王光我\民國一○四年元月

上課影音:https://youtu.be/PLA6qAnhaQs

講座內容:

五七、金針與金光的差別?運用的基礎條件是甚麼?

無形傳輸於天人炁功的能量有「金光」、「神光」之分,金光調靈,神光調體,在運用上統稱金光。由無形仙佛掌控運作,人間負責接轉,視為導體,導體的良窳影響傳輸能量的高低。

接轉無形能量的法器有「金光、金針」,金光從掌心發放,它的光熱是擴散的,具有「滋潤、融合、長養、撫慰」的特性。金針經指尖發放,光熱是集中的,具有「激發、穿透、切割、破解」的功能。

金光的照射沒有特別的限制規定,金針則要注意避免直接對眼睛(太陽穴)與心臟施打,以免瞬間刺激造成過度反應。

光我看過師母直接對求助者的頭頂百匯穴施打金針,問師母如何運用,師母不講,怕我們捏拿不準造成誤傷。

師尊說:「任督二脈通的人沒有不能治的病」,這句話有兩個意思,一個是說任督二脈通的人即使受了傷害,都可以藉由天人炁功的協助而及時救治,恢復的效果比一般人還快。另外;煉功有成的人受到傷害時,即使不經炁功協助,也可以自行運氣調理發揮自療與復健的功能。師尊的另一個意思是說任督二脈通了的炁功執行者,對於求助者的病症都能發揮較大的協助作用,沒有不能治的病,但就實際而言,效果因人而異。

無形傳輸的金光,與人體的「氣密」有相對應的關係。金光與氣密結合之後才能發揮「無形應化、有形配合」的天人合力功能。任督二脈通了的人,在這個作用上更形殊勝。

光我與佛教朋友研討,他們說:佛光照耀人體,可以將人身上的陰邪之氣一掃而光,從腳底排除!我說這不盡然,因為光與氣是不同的層面,試看屠宰場裡面充滿的濁氣會不會因為開了窗子讓陽光照進來或點了燈火產生光線,就把濁氣排除掉?光歸光,氣歸氣,在這種環境之下藉由光線的照射去袪除混濁之氣是不可能的,頂多只是在光線的照射之下,對現場的濁氣看得更清楚而已。要將濁氣排除,必須把光熱轉為氣能,用氣能去對應濁氣才能發揮排除的功能。我們執行天人炁功的過程就是如此,所以師尊一再叮嚀我們要培養正氣,從廿字真言接引正氣進行鍛煉才能將無形的光熱化為氣能去對治病氣。

民國九十一年陰曆七月十五日,我在天安主持超薦法會,受到地曹大量求超陰靈衝擊幾近暈厥。就在即將失神斷氣之際,一道「陽質射線」從頭頂注入,這一道光熱瞬間起動我身上被覆蓋的廿字氣功,感覺轟然一聲,全身陰寒頓時消失,廿字氣功三段功法由此展開。

無形光熱對於人體之所以能夠產生作用,必須人體具有一定程度的氣能基礎才能發揮作用。大白天裡,太陽底下仍然會有陰邪纏身之事發生,受害者大多是因為沒有足夠結合光熱的正氣去驅除陰邪所致。光線可以讓葷濁之氣現形,但要將之驅離必須將光熱結合正氣才能發揮功能,光熱與人體的結合基礎就在自己鍛煉所引動的正氣。

修煉有成的人正氣充足,在炁療時接受無形的光熱加持後,與身上的正氣結合,依其所產生的熱準程度之高低發揮不同的功效。所以在同一場合執行炁功服務,每個人發揮的作用各不相同。

天人炁功由無形仙佛運作,氣能程度不同的人發揮的效應各異。

有一年我支援美國洛城掌院對外的炁功服務,一位剛從靜坐班結業的同奮跑過來請我協助,因為她做的求助者身上散出寒氣,她手掌發冷受不了,請我去幫忙。我從求助者的頭頂打金光,他身體抖了幾下,開始猛烈的呼氣,過了一會而之後,眼淚跟鼻水一起湧出,然後靜下來一直到服務結束,離開的時候還不停的擦拭眼水與鼻涕。

眼水與鼻涕都是病氣化現所致。打出病氣是炁功服務的第一步。

無形光熱對治人體病症的功能之所以會有落差,是因為執行者的正氣密度不同,所發揮的熱準程度各異。

早期的天人炁功傳錫沒有要求必須修煉一百天或四十九天,傳了就能做。但師尊後來發現同奮急於救人卻疏於鍛煉,久了之後產生「流氣」,正氣的密度不足,效果自然退化。老人家在傳法之初認定每個學員都是標準的修煉者,每天都會不斷的靜坐誦經作為自救救人的基礎,然而在紅塵世界中求生的眾生每個人都有數不盡的人道困擾無法全心修煉,所以無形運作的功能在缺乏實修的基礎之下會逐漸消退褪去,因此老人家提出必須「煉法築基」的要求。

鍛煉「法技、法器」的作用在於建立執行者與無形能量之間相互對應的信心,煉到得心應手才能像師尊說的「治一個好一個」。

同樣一把槍,交給不同的人射擊,得分各不相同。有煉或沒煉的感應精準不同,效果不一樣。

修煉的成果儲存在人體的「元神」之內,元神與原靈合體之後能夠發揮更高的功能;靜坐「煉神還虛」的神,指的就是與原靈合體之後的元神。在光殿靜坐透過光幕接轉進入金闕鍛煉的也是元神。

元神就是和子,從先天而來,進入人間修煉的目的就是「藉假修真」提高性靈的能階,回到靈界之後才能夠進入更高的次元。師尊說「成就立地仙佛」目的在求其當下就能發揮仙佛的功用參與無形運作以應救劫之所需。培養正氣→鍛煉元神→成就封靈是帝門修行大要。

 

五八、修煉金針金光或無形法技對炁功服務的實質助益?

像電腦安裝的系統程式一般,開機之後這些程式的功能就自動進入備用狀態。碰到該防毒的就防毒,該排除的就排除,目的在維持電腦功能的正常運作。我們日常修煉的法技法器,煉成了之後,就是在無形中隨時環伺備用。

所以,我們修煉的法技、法器都是在無形中運用的。譬如你煉成了「雷火寶珠」「浩然劍」「照妖鏡」之後,在為人宣教傳道或執行炁功服務時,如果出現無形干擾,我們的「元神」就會發揮無形防護的功能,進行對應措施。法技法器修煉有成的,效用就高,在那當下我們有形的身軀可能毫無所覺,但無形效應已經自然發揮。

元神就是天帝教靈體醫學所說的「和子」,和子來自先天,有三分之一進入人體,三分之二在有形人體與無形宇宙之間運作。我們修煉的無形法技法器就儲存在和子體中。人間修煉時的「存、取」動作以性竅到頭頂為為代表,這只是對應無形的象徵動作,真正運用的還在念力傳導,這就是我們經常提到的「運念力修急頓法門」。

元神與原靈合體之後,原靈更在無形中隨時協護我們。在人間執行炁功服務時,人身小宇宙的元神與無形大宇宙的原靈同步作業,仙佛的無形加持與我們修煉的熱準和合運作,發揮天人合力的功能。

 

五九、執行天人炁功服務時,為何不可以坐著進行?

在炁功教學的課程上,沒有「坐著做炁功」講法。照金光、打金針都是站著做的,做到對方的腰部以下時可以改為蹲姿或跪姿。

坐著為人炁療對無形仙佛是不禮貌的,除了我們必須主觀評估自己:「做為無形能量傳輸管道的身體是否足以適任」之外,如果沒有站著實施的能力卻又硬要為人炁療而採用坐姿,那就有褻瀆無形、自我膨脹之嫌。

光我曾經直接請問師尊:「為人炁療可不可以坐著做」?師尊回答說:「你看我為人做炁功有坐著嗎」?師尊當年是八十九歲,我接受派任當侍從長之後,帶著父親去天極行宮拜訪師尊,師尊主動站起來為我父親打光,從頭到尾二十幾分鐘,老人家是一路站著做到底。當時在旁隨侍的有光南、光昌、以及光贊的父親維統老同奮。

師母在光田醫院住院時,也曾經糾正一位坤道同奮,因為她跟師母很熟,師母看到她來了,叫照護的同奮把病床的床頭捲高,半躺著在床上跟她講話。講著講著她說要為師母炁療,就一屁股坐在師母的床上,伸手要為師母打光,師母叫她站起來,跟她說:「仙佛為我們炁療都是站著做的,我們千萬不可以坐著做」。

有些同奮認為自己坐著為人炁功服務的效果一樣,所以自恃可以坐著做。有人說他問過教內某一高層可不可以坐著為人炁療?對方回答說他自己在醫院彎著腰為人調理時也覺得腰痠背痛,所以他認為應該可以坐著為人炁療。這個說法被某些有心人士廣為宣說,成為他們採用坐姿為人炁療的依據,因此我們在某些場合會看到有些人有恃無恐,不顧眾人異樣的眼光自以為是的坐著為人服務。

不論執持這種說法的人是誰,都顯示他自己的頑固與鄉愿,把師尊師母的教化置之腦後,不知那是違犯天律的。這位「高層」可能很少為人炁療,所以他不知應該先克服自己的腰痠背痛的困難,炁療時的腰痠背痛也是一種修行考驗。他會瞞頇到覺得可以坐著炁療,可能是不知道師尊師母當初對「不可以坐著為人炁療」的警告,還有,如果他看得到無形仙佛是站著為我們服務的,他就不敢坐著做了。

如果炁功服務可以坐著實施,那麼打坐的時候,覺得腰背痠同的人可以躺下來?

 

六十、執行天人炁功服務的「灌氣法」時,為何可以採用坐姿?

執行天人炁功服務使用金針、金光是在無形的加持下,由仙佛傳導能量來運作,所以我們沒有坐著做的條件。但是在實施「灌氣法」的時候可以採用坐姿進行,因為灌氣法用的不是無形光熱,是執行者自己鍛煉產生的「氣能」,雖然也有無形的監督,但與仙佛的「光熱」加持沒有直接關係。

早期印發的<天人學本>第三冊裡面,師尊提到他為人坐著灌氣的故事,所以執行灌氣法的時候採用坐姿是有依據的。

課堂上傳授灌氣法的接觸點,以手掌與腳底為主。民國八十三年時師尊在鐳力阿大同堂補傳:「同時從手掌與臂膀傳氣」的單邊灌氣法,這個方法對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灌氣很有實用性,也可以取代或化解彎腰打金光的痠痛困擾。

灌氣法用的是執行人自己修煉感應而來的氣,這個氣以天地正氣為基礎,結合人體丹田的先天氣、呼吸氣,以及飲食所得的營衛之氣而成,經由五門功課、甩手、廿字禮拜的煉化而感應。

師尊曾經傳授過「廿字煉心步」,在行進之間運用念力以行修煉,是一種身口意合一的鍛煉,可惜因為動作單調,現在很少人實行。

天帝教的修行方法是「運念力修急頓法門」,師傳急頓法門的目的在「成就立地仙佛」以行救劫之事。天人炁功做的就是仙佛濟世之事,所以靜坐班結業的同奮都具有「救劫使者」的身份。

灌氣法在運用上很方便,可惜大多數同奮不知這個氣從何而來,也不知道如何修煉,抓住求助者的手卻不會傳氣,所以就不敢用。何況自己的「氣能」不足時,還可能被對方的病氣逆傳。

師母以前傳過「廿字鎖」用以對治精神病,但因為部份同奮自己修行功夫不到家,鎖不住對方的病氣,結果被對方所染,造成困擾,後來就不傳了。極院的天人炁功研究院在師尊證道之後縮編為天人炁功組,光我奉維生首席指派為組長,曾經提報恢復「廿字鎖」的傳承,無形批答不同意。

不管是打金針照金光,或是灌氣法,執行人自己的氣密熱準最重要。

廿字氣功有「貫氣法」,執行時必須起動內力將「氣能」貫入求助者身上,稱為「貫氣」主要是區分它與天人炁功的灌氣法不同。

 

六一、師尊與師母的金針手勢不相同,我們應如何運用?

師尊的金針手勢是拇指與小指分張,師母則是拇指按壓小指。我曾經在自然亭問過師尊有無差別?師尊哈哈一笑說「三指自然伸直,自然併攏就好」。光我知道拇指與小指之間的搭配另有玄機,老人家不說,我們也無從問起,其中的意涵等我們修煉到位時自然會明白。

靜坐扣手印,師尊教我們雙手拇指羅紋相扣,沒有講到小指頭怎麼擺;師母靜坐扣手印是雙手的小指頭都相扣。

「手是心力的延伸」,人體的大小拇指,甚至所有的手指都與大小宇宙的感應有關。修行人經由手印彰顯「精氣神」「身心靈」的感應與覺知狀態,都與大小宇宙的能量互動有關。

如同進光殿的「寸臂禮」隱藏無形感應訊息一般,我們修行未到位之前只要老老實實的做下去就好。我曾經向師尊稟報我對寸臂禮隱藏「金光」與「金針」的精神,師尊讓侍筆向無形請示,接下來的聖訓說「王子光我洩漏天機」後來還提到「當受天譴」。

民國八十三年之後,「寸臂禮」被天人訓練團改為在門外向守護的金甲大神實施。我們不知道為何更改,何人批准?

師尊證道前。我們在美國洛城掌院乃至鐳力阿道場陪同師尊進入光殿,老人家仍然是在進入光殿後才向光幕行「寸臂禮」。宗教精神的可貴在其傳統的一貫性,改來改去會面目全非,後人無法可循!

 

六二、面對病症如何決定該使用「收光」或「放光」?

早期由始院印發的天人炁功小冊子,在劃收光與放光的圖樣時,是用人工手繪的,沒有顧慮到九個光圈在光字四週應該平均分佈,當時的示意圖的確有所偏置,但大家也不以為意。沒有人考慮到這九個光圈對人身小宇宙、旋和系乃至無形大宇宙之間的相應性。

有一年極院請我校對新版的炁功小冊子,我建議將第五個光圈定在光字正中間的頂部,其餘八個劃在光字的四週,如同我們劃幾何圖形的四個象限一般分成上下左右平均分列。後來有人用電腦繪圖,劃出來的光圈更完整精美,這個圖就是現在靜坐班課程上所用的圖。

廿字真言是宇宙總咒,古傳道法認為咒語有「破除遮障、感應能量」的作用。咒語如同一把鑰匙,可以開啟人天之間的秘密能量。劃光字及九個光圈的時候要要默念廿字真言一氣呵成不能有斷隙,以此剋除外來的干擾維持無形能量的傳輸。為了確定光圈的分佈,心中要默記九個光圈的定位,這樣才不會偏離闕漏。

有一年我在花蓮講課,有人問「劃收光或放光時如何維持圖樣的精準性」?我想了一下回答說:「不妨想象黃表紙上有一個十字形,順著十字形的構圖寫下光字之後,接著在十字形的四個象限劃光圈,劃到正上方的時候是第五個光圈的位置,這樣一來,九個光圈就不會偏離」。當時詢問在場同奮都能理解,我也沒有再說明這九個光圈在宇宙定位中的意義。事後有人據聞,不經查證就在鐳力阿的全教工作會議上直接跟師尊提報說王光我教人劃光圈時要先在黃表紙上劃下十字符號,師尊淡然一笑知道這中間一定有誤聞。

真正困擾同奮的是如何分別甚麼狀況該劃收光?甚麼狀況該劃放光?

決定的依據是「症狀」,你希望這個症狀消除不見,就用收光把它收掉;希望這個症狀出現,就用放光讓它顯現。所以天癸不斷或外傷流血、咳嗽、泡疹、燒燙傷用收光,把它的病症消除。生不出小孩或大小便困難用放光,讓產道、腸道、尿道的功能發揮出來。

癌症怎麼辦?用收光。把它的症狀與成因消除,切勿放光。

收放光是劃在黃表紙上,藉由黃表紙的儎運功能發揮持續的療理作用。緊急的時候直接對著患處比劃以爭取時效,不是緊急情況最好不要使用以免遭人誤會,以為我們病人身上劃符,會招來誤解。

有一段時間中部教區的同奮做炁功服務時,流行對著人體劃光的方法。「除非緊急狀況否則不宜」,這是師尊以前在自然亭聽取同奮為人緊急止血報告後所作的提示。

 

六三、炁療時出現「反射或感應作用」時該怎麼辦?

求助者的病體在炁氣照應之下,會發出病氣,如果執行人的氣場密度不夠堅實,有可能會被對方的病氣反射,被投射的位置大多與病人的病灶位置相應。有信心的人藉此加強重點調理,信心不足的人可能因此而退場不敢再出手。其實反射作用的產生是最好的鍛煉,一則讓你知道自己的弱點,一則藉此自救救人。

還有一種屬於「情緒或思維」的感應作用,如果執行人的信心堅定就不會受干擾,這種感應大多發生在「多愁善感」或「定力不足」的執行人身上。碰到了趕快貫念師尊師母法相或用廿字真言定心,切莫被情緒所干擾。民國九十三年底維生首席整肅天人炁功,原因就是有人在炁功服務中產生了「識神作祟」,沖昏了理智發生糾葛造成家庭問題。但是那一次的整肅沒有懲誡到真正的當事人,反而演變成後來的認證制度。現在的認證測試側重於執行常識與功夫,將來應該加強人與人以及人與天之間的倫理與法紀教育。

筆者有幾次的經驗是處理遭到陰邪侵擾的案例時,自己產生「腹瀉」的狀況。因為在協助對方排除陰邪之氣的過程中操之過急,沒有做好次第程序就往下走,結果形成自己氣場的瑕隙,讓陰邪之氣侵入體內從腸道之間起作用。換個角度來講也可以說是人體的自衛功能將這些陰邪之氣排到腸道裡頭,再藉由排瀉管道將之驅出體外。這幾次的處理都是當場暫停服務跑去上廁所,等到腹瀉完畢之後,求助者的病也好了,遇到這種經驗不必害怕,多一次經驗就增加一分實力。

處理陰邪纏身的案子時,只要能夠按部就班,不急著往下進行,讓接轉而來的能量密度從求助者的頭上到腳部依次充滿,就能幫助對方順勢排除陰邪之氣,也不會讓對方的病氣投射到自己的身上。如果自己的氣密足夠,即使有陰邪之氣圍繞或投射也會被自然轉化消失。

人體有「精氣神」,就像鎖頭裡面的三道齒環一般,正常的情況之下這三道齒環的開口是一致的,開鎖的鑰匙插進去的時候沒有阻礙可以直接把鎖解開。但在生病或遭受無形干擾的時候,身上的這三道齒環相對應的序列亂掉了開口不一致,所以就形成了障礙。金光具有長養調理的功能,可以將錯亂的齒環調合一致。金針像鑰匙一般將齒環轉到歸零的位置,讓無形加持的能量進入人體,進行整補。

 

六四、執行炁功服務最應禁制的事項是甚麼?

初學炁功,感受到無形應化的神奇妙用之後,很容易得意忘形,以為天下仙佛盡在自己掌握之中。因此有人誇口只要自己出手沒有不能治的病,一旦碰到真的無能為力的案子就自我貢高的說「經我治療三次無效的病就不必救了」。

師母曾經對求助者說:「經過我三次調理之後仍然無效的病,要趕快轉請其它管道治療不要耽誤時間」。師母這麼說的用意是要對方積極爭取其它方式的醫療。但是有些同奮誤解老人家的用心,反而據此宣揚說經他自己三次調理無效的就不必治療了,這在心態與用意上是完全不同的。我們的修行還淺,不能與師母相比。

曾經有求助者接受我的服務之後,當場誇讚我的效果很好,因為她給某位知名同奮調理五、六次都無效,但給我服務一次之後效果就出來了,所以極力稱讚。我苦笑著跟她說這不是我的功夫好,是前面的人幫她打好了基礎之後在我的服務時出現成果,真正幫助她的人是前面的同奮。無形對炁療的作用是持續的,在誰的手上展現成果則各有因緣,都是無形運化所致,我們不能自我執持而犯貪天之功。

古代的修道人留給後人一句警語:「未破生死莫談神通」。有人不懂仙佛之道,卻喜歡妄談凶吉斷人生死,在炁功服務之後告訴求助者唸幾本經典迴向給誰就能消災解噩趨吉避凶,這都有僭越無形之嫌。

師尊警示我們天人炁功的前提是:「發大願力、引來先天一炁」,感應先天一炁的基礎是「發大願力」,先天一炁與我們的元神結合,元神就是「和子」,我們運用人體「小和子」與無形能量結合,加上自己的願力與熱準,用以協助求助者修復受傷的靈體,我們稱為診靈。

執行炁功服務要避免與求助者的呼吸之氣相互感染,要注意對方的眼神變化,以便及早發覺狀況適時處理。還有,千萬不可將自己的腳伸入求助者坐著的雙腿之中,這個動作看似無意,但卻極不禮貌。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