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王光我\民國一○三年十月

四一、鐳力阿道場參機正殿門口掛著告示:「奉首席使者諭示:未經靜坐班結業同奮不得入壇靜坐」原因為何?如何解讀?

鐳力阿道場的「清明宮」與「參機正殿」執行天曹特定任務,在無形組織上均直屬無生聖宮,也是師尊駐世時在人間推動「保台護國方案」的首要機構。

緣自師尊的精誠感應,天上的無形組織在「金闕」與「無生聖宮」亦先後成立保台護國方案的相應機制與人間配合應化,天帝教「天人合力」的觀念從此建立、發揚。

基於「無形應化、有形配合」的原則,這兩個光殿必須承轉人間運化的能量。除了無形投注之外,人間參與此一專案運作的熱準高低對任務執行成效影響甚大。

同奮們在這兩個光殿靜坐,如果修行程度不夠,會拖累無形運作的功能。因為初皈同奮的元神尚未穩定,即使參加靜坐訓練在原靈合體之後的鍛煉也未臻純熟,以此水準參與天曹任務的運作並不妥當。為此,師尊曾經提醒道場管理單位注意此一事項,所以才有這塊木匾的設置,主要在於防制能量落差對天人運作產生的影響。

維生先生在第二任首席任內,因應時勢將靜坐班的部份課程從天極行宮調整至鐳力阿道場,受訓學員隨機在參機正殿誦誥打坐,於是而有與前述規定相違的矛盾現象。

維生先生跟光我說過:為了天帝教,他自己粉身碎骨在所不辭。這種決心與勇氣確實令人動容。身為首席承擔帝教大業,對於教政的成敗原本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違反師尊當年所做的提示,牽引出來的有形無形壓力也真的讓大家為首席的身心負擔憂心。為何在移置靜坐班訓練之前不做請示或處理?讓進入道場的同奮抱著疑慮誦誥打坐?或許無形已經另有安排只是不便公告,只好聽其自然運化?

師尊說:「靜坐要在狂風大浪中立定腳根,要在無邊無際中掌握方向」。進入光殿時看到這塊標示,你能否另有見地,無畏風雨?

緬懷師尊承領保台任務的苦心孤詣,體解維生首席慨然承擔的勇氣。新進同奮進入光殿時,感恩上天的悲憫而藉此自我鞭策,換個角度來看,這何嘗不是天意考驗!

四二、「睜眼散神、閉眼昏沉」,靜坐中如何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老和尚巡堂,看見打坐的弟子張著眼睛飄啊飄的,他繞到弟子身後舉起香板,「啪」的一聲,朝著弟子的肩膀拍了下去,弟子合掌向佛禮懺時,老和尚拋下一句話:「睜著眼睛看甚麼看,普天之下哪樣東西你帶得走?」

次日,老和尚看見那位弟子緊閉著雙眼打坐。走到背後,「啪」的一聲,又打了下去。弟子帶著疑慮再次合掌禮懺,不知此刻又因何挨打?老和尚提高嗓門大喝:「閉著眼睛你就躲得掉嗎?」

睜眼閉眼都不對,把眼神收回,能夠「視之不見」才是功夫。

睜眼是執著,執著一個能見的功能。閉眼也是執著,執著一個不見的作用。就是這個能見的「眼」與所見的「識」亂了覺知本性。

師尊說靜坐「不在肉體下功夫」。我們也都知道:靜坐的目的在養氣在煉神,與五官覺識不相關。如果正氣不足,如果元神未定,那麼睜眼就會散神、閉眼就會昏沉;不論散亂或是昏沉都甭談煉神。

人體的眼耳鼻舌身都是觸外的媒介,人們因著它的作用而有感覺意識。靜坐時應該收攝身心不向外求,所以眼神要內斂。內斂的眼神收到哪去?其實沒有收到哪去的問題,就像關燈一樣,沒了、過了。不必追問「剛才的亮光到哪去了?」一切隨緣生,也隨緣滅。

那個讓「緣」生起的是啥?甚麼情況會滅?其實不論是生是滅,都是自己的「執著」作用。

師尊說「一切放下、一切不想」,那這個「放下、不想」的心念從何生起,如何作用?老修行人說「一念不生」,又是甚麼因緣或狀態讓這個「一念」不生起?

生死的根源不在欲望,在我執。我執沒有了,就沒有生死相續。所以一切眼耳鼻舌身乃至意念上的尋伺都是「我執」所致。

老和尚藉由香板破除學生的我執,那是一個方法。更高的境界是沒有香板,沒有和尚,沒有學生,沒有眼識、沒有耳聞,萬象成空。

廿字是一個「音」,唸到圓融處只有一個「嗡」的音,它是宇宙原音。學佛的朋友說:世間最初的生命力是從「光音天」循音流轉而下,廿字真經說「太和之初乃為廿字」,講的是同一件事,說明宇宙原音與生命的關係;而那股創造宇宙萬物的光能,還在原音之先。

世間人,執持「眼見耳聞」的觀念,用眼耳的功能去證實萬物的存有,不知道生身之前與斷滅之後的世界才是真實世界。靠著「眼耳鼻舌身」無法認清因緣果報,看不見雷達電波與訊息傳導,但這些能量自古至今影響生命的來去生滅。放下我執,萬物俱泯,萬事清明。

附錄:「原音」之外的「光能」對生命的影響

(資料來源:摘自前yahoo部落格「廿字氣功光我研究室」)

病人因為「心臟瓣膜脫垂」入院治療,經過全身麻醉手術後被安置在恢復室,我們接到通知只能進去兩個人探視,時間五分鐘。

筆者與病人的岳母同時進入,鑽過器材與管線的空間,只能勉強從空隙中伸手對其肩膀貫氣。在第三分鐘的時候,挪移到病床底部,從病人的兩個腳跟貫氣。病人的岳母是日本某宗派的信徒,此時發揮最大的勇氣,站在床邊對著昏迷中的女婿大聲唱誦咒語,並且不停的往病人身上比劃手勢,相對之下筆者只能默默運作。

病人醒來之後緩緩的述說自己的感覺:在黑暗虛無之中完全不知道自己有「肉身」的存在,但慢慢的似乎有一股如陽光般的熱能照撫過來,於是有了頭肩頸的感覺。後來又覺得有一股熱能從下面昇起,於是有了腳部與腰腿的知覺,然後才知道有肉身的存在。後來聽到有人呼叫他的名字,睜開眼睛後才想起自己接受心臟手術。

問他在甦醒過程中有沒有聽到岳母唱咒的聲音,他說完全沒有。

分析:

一)依據常識,聽覺是人體最早形成的生身功能,但本案受助者在全身麻醉後的甦醒過程最先感受的卻是熱氣(光、溫度)而不是聽覺(聲音)。可以推敲佛教所說生命的來處「光音天」的層次裏頭,光熱的功能在音聲之上。

二)本教的靈體醫學中說明生命的要素為:和子=3X特種原素(魂)+6電質(魄)+9HO之精華(魅)+120O之精華+溫度。由此可知溫度(光熱)對生命的形成有其必要。病人甦醒過程所體會的感覺是否與肉身形成的經歷相似,對於靈體醫學與天人炁功乃至廿字氣功的研究而言,都是可以討論的要點。

三)本教與民俗信仰都有「助念」的觀念,藉此協護臨終以及往生者靈識的回歸。依筆者的經驗,助念的主要功能不在音聲的大小強弱,而在其念力是否專注強固,而接收此一傳導與接收能量的因素就是身心之中的和子體。

四)和子在生命形成之際從靈界引生,從無形對胎體進行關注,胎兒出生之際從出生地周圍廣三立方丈的空間,以三分之一能量投入人體,主導此人一生的意志。其餘則在人體之外,擔任傳導儲存與連接感應的功能。

四三、修行人「四時靜坐」及初一、十五上光殿的意義?

宇宙萬物皆有對應關係,地球對應太陽而有日夜陰晴,月亮對應地球而見明暗盈虧。

人們習於自己所見,認為晨昏明暗影響視覺,所以有些事只能在夜間做,殊不知世間的陰晴明暗不影響無形對人間觀察的清明度。

如果懂得運用光學原理,你會發覺紅外線在夜間無光的黑暗環境之下,視訊比白天更清析。無形對人間的觀察不受光線明暗所限,古人說君子不欺暗室,更明確的指出人心的明暗才是無形監判人心善惡的主要環節。

師尊要求忙於生計的同奮最少要在初一、十五上光殿,因為對應於日月明暗,每個月的初一、十五正是無形考核最主要的週期。

四時靜坐讓我們有身之時可以適應不同宇宙的時空對應關係。四時靜坐讓自己在子午卯酉的不同時間,因著地球的自轉而對應不同的時空環境。將來捨下肉身之後的神識才能習於不同的時空環境。換句話說:有人習於白天打坐,到了晚上他不敢也不想打坐,歸空之後的靈體在晚上時間就無處容身。習於四時靜坐之後的靈能覺知,不論處在任何時刻都能夠安住自在。

地球的公轉讓人們從春夏秋冬的四季變化中,適應宇宙大空的不同環境,至少在太陽系的星光環境中,因為有著地球圍繞太陽公轉的時空經歷而對浩翰宇宙的時空關係不覺得陌生,不致於驚恐。

人們經由靜坐,習慣並融合晝夜四時與一年四季的變化後,將這個訊息帶進心識之中,將來不管生命體投注或轉化到任何世界,都能因著今世的鍛煉經驗而適應新的環境。

生命的意義在於創造,生命的價值來自淬煉。

宇宙的萬有生命,只有人類懂得靜坐,靜坐讓人們超越自我身心的執著,體會生命的本意,從浩瀚宇宙大的環境中體會生命來去昇降的真理。

 

四四、人身有精氣神,所以有精脈、氣脈,但你聽說過「神脈」嗎?

人體有元精、元氣、元神。胎兒在母體之內如果沒有來自無形的能量關照投注,這個胎兒會成為沒有生命的胎體。胎體有了無形的關注之後,才能生養元精、元氣。這在佛教稱為「入胎」,天帝教則換一個角度,說是無形能量的投注與關懷。懂得生命來去的實相之後,你會瞭解佛教入胎與帝教投注所指的都是無形同一應化的開始。

元神是在父精母血結合的那一瞬間,所引動的天地感應能量。天帝教說無形的和子在嬰兒出胎之際,從出生地周邊「廣三立方丈」的範圍投進嬰兒體內。投胎的和子能夠在嬰兒出生瞬間投入胎體,可見和子與胎體之間是在生命形成之初就有無形對應關係存在的。無形投注人體的能量經過十個月的引合,才讓胎體周邊待命的和子「積聚」成熟。此一和子與新生命之間的「無形應化、有形配合」的關係在父精母血結合形成新生命之際,已經開始蘊釀。

和子在胎兒出生後與人體結合,其中的三分之一進入人體,成為主導人身意識的主體,一直到生命結束;教內暫時稱此一進入人體的能量為「小和子」。其餘的三分之二在胎兒體外,進行無形訊息傳遞、儲存、運作、感應。身體內外的和子分佈愈向上愈精密,腹腰以下則較為稀疏。有些人從外表看來,上半身金光閃閃,下半身卻可能陰風慘慘。人死或證道之後,身體內外的和子能量相互結合,以此結合的能量高低,標定離體的神魂靈識在浩瀚宇宙中的下一個落點。

在傳統宗教影響之下,我們接受六道區分的概念。我們認定人身為小宇宙,無形世界為大宇宙。如果把人的身體從頭到腳分成六個等分,用來對應大宇宙的「天、人、阿修羅、惡鬼、畜生、地獄」的六道結構,就可以理解古人依據人死之後,人體熱量最後消失的位置來判定此人的靈識投胎的六道境界。因此有人讚揚體溫最後從頭頂消失的人,認為這個人是投胎到天道去了。如果最後消失的是在肩頸部位,則被認為是再次投胎人道。假如最後消失的是在腹部、腿部或是腳底,則會被認為是轉世到下三道的「惡鬼、畜生、地獄」去了。為了讓亡者好走,台灣的民俗就在屍體的腳下擺上「腳尾飯」,讓死者飽食之後再去轉世。傳統的佛教徒不會在死者腳下擺「腳尾飯」,因為他們認為亡者一定轉世到「上三道」去了,只要上香祝福就可以。

有身之時,人體的無形能量,從頭部的松果體向下展延,以「會陰穴」為重要結處。師尊為我們點道開天門就是點燃無形能量與人體相互應化的源頭,默運祖炁,以至原靈合體亦皆以此管道為依憑。

如果從松果體到腳底湧泉穴之間的純陽之氣完全充滿,修行者的能量可以「胎成衝舉、直達蒼穹」。在此之前的修煉,人體的能量未臻純熟,只能在靜坐時靠著光殿的光幕投影接轉,以期獲得無形加持進行更高的修煉。

道家的密修者在靜坐中用腳跟抵住會陰穴,用意在防止從無形接引下來的能量由此處消泯。而他們刻意保護不讓流失的這一條無形能量管道,在人間無以名之,筆者則稱其為人體「神脈」,相對於精脈、氣脈而言,它是無形能量在有形肉體的應化管道。

人在斷氣之後全身的藏腑,任督二脈、十二經絡、奇經八脈的脈氣因為心肺功能消失,後續轉運的能量斷絕,無法運作而完全流失。處在人身中最隱密位置的神脈之氣從頭頂位置被沒有煉化的陰濁之氣向下牽引,直到凡夫之氣宣洩殆盡之後,神脈之氣從其在人體所停留的位置向外感應而出,從此一對應面與體外和子交感結合。神脈之氣高者可以帶動和子向上提昇,否則就會拖累和子能量,讓它淪入更低層次;和子體經由此一過程決定生命能量再次轉注的境界,無形藉此顯示生命在宇宙時空中相續存滅的意義。

天帝教的靜坐功法注重扳腳排濁氣,師尊說「濁氣排除一分,祖炁就下來一分」,老人家期待的就是經由扳腳、靜坐的修煉,將陰濁之氣排除,讓祖炁充滿全身,藉此感應宇宙浩然正氣,提昇生命的層次。奈何後代的弟子不才,將扳腳的作用誤導成為拉筋,教導後來同奮競相在肉體下功夫。筆者每每聽到有人教導後來的靜坐學人以拉筋取代扳腳,只能搖頭歎息,慨嘆帝門「禮失而求諸野」。靜坐學人如果不知排濁氣養正氣,縱使拉斷筋骨依舊只是凡夫身,帶著一身陰濁,死後能往哪去?

四時靜坐,初一、十五上光殿是對我們的身體內外和子最基本的調理,修行人對外界的能量運作,經由從此一過程感應加強。

師尊教我們煉元神、默運祖炁,這都是為煉神還虛的修煉打基礎,而此一功用的「作意點」就在神脈。

師尊在靜坐課程中提到的「一靈常照」,這個「能照的靈」從哪裡來?又照在哪裡?能照的靈來自無形宇宙的「道源理體」,所照之處就是人身小宇宙的神脈;神脈的能量顯示修行的層次。如果沒有神脈能量作為存底,誦誥只是虛張聲勢,靜坐也只是擺擺架式,都沒有實質能量感應。

除了「精脈」營運水穀血液,「氣脈」傳輸氣息之外,如果沒有「神脈」的能量作用,你煉神的功用從何啟動?依何運作?

神脈從頭頂經松果體到海底輪、腳底,這一條靈能管道必須經過修煉才能圓成,身滅之後帶著此一能量與訊息回歸自然,來去之間的昇降落差由今世的修行成果決定。

神脈隱藏生命的密碼,位置在脊髓分佈處,密宗以七輪的連結運轉來概述。嚴格來說,它是活體,沒有定處,運作時如同腦波的放射。

師尊證道後的民國84年間,維生樞機接任代理首席,無形對他的加持與考驗接踵而來,年底靜坐班「靜坐總研討」課程,光我奉代首席指派上場代課。因著學員的提問講出人的身上還有一條「神脈」的機制,下課後有人據此向代首席舉報,認為我誤導學員。代首席出院回到天極行宮後找我問話,我說師尊在課堂多次提到「一靈常照」,這個「能照的靈」來自先天靈覺,而其「所照之處」就是修行人修煉出來的神脈,如果不經修煉,則神脈萎縮,與先天靈覺不相應。還有:「默運祖炁」的管道不在任督二脈或十二經絡,也不在奇經八脈,它走的是從頭頂到海底的「神脈」,神脈是活體,沒有固定路線,是無形投注在人體性靈的功能延伸。人死之後,神脈帶著體內的小和子,依其所具之能量與體外和子結合回到靈界,展開下一次生命之旅。代首席聽後笑著說:「你再好好研究!」

神脈之說從此不再在天帝教的課堂出現,但對修行人而言,它早就不是秘密。

 四五、聽其自然運化的「自然」所指為何?

靜坐的目的在修道,道法自然;自然就是道,道就是自然。

天帝教講聽其「自然」運化,「自然」就是捨去一切執著之後的本有境界。

宇宙無形能量的運作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所以只能「聽其自然運化」。

佛教的<大乘起信論>指出這個「自然」就是內在本能。是本來就有,是不待外求的,只是我們自己把它給遮蓋了。如果把那些遮蓋的東西拿掉,它就本本然然的展現、本本然然的運化。那麼這個遮蓋了自然的又是甚麼東西?是人的「自我」!有一分自我就有一分執著,有一分執著就遮蓋一分自然。

無形自然與人身執著相對應,捨去「我執」就出現「自然」。

師尊教我們「一切放下、放下一切」,首先要放下「我執」。

 

四六、靜坐時將舌頭往上顎搭接有甚麼作用?

靜坐是「還原返本」的功夫,讓我們「從後天返回先天」。

胎兒在母親肚子裡面的時候,五臟六腑還沒有發育成熟,沒有飲食消化的功能,靠著一條臍帶接收母體傳來的營養維生。在此一臨界生命有無的環境,祂的舌頭向上捲起,搭在顎內,靠內息維生。出生之後,接生人員將其舌頭勾下,使外息進入體內,展開外呼吸。

靜坐「從後天返回先天」的功能之一是內息的形成與運用,內息形成之後,人體的自我療癒功能開始運作。古人藉由靜坐調息治療內傷、排毒、提神、增強體力、提昇靈力,這都與「內息」的作用有關;主要關鍵就在舌尖與上顎之間的搭接。

天帝教的靜坐可以讓人體自然產生天河水,天河水由無形運化經腦部分泌而來,具有高氧的成份,能夠協助身體細胞的復健。天河水經由舌尖搭接後循著舌頭與臟腑之間的管腺直接進入內臟,對內臟組織與機能產生補充調理作用。經由此一管道直接進入臟腑傳送全身的天河水沒有受到胃酸的分解破壞,直接調理身體。

民國78年間,光我奉師尊指派,赴東部教區為一位因為車禍受傷的老同奮實施天人炁功療理。實施時看到這位老同奮一直不停的吞口水,原本臉色蒼白帶著驚恐表情的他,連續吞了幾口天河水之後,臉色逐漸轉為紅潤。喝完靈丹妙藥後大聲表示天人炁功真的很奇妙,因為他在接受服務時整股整股的天河水從上顎直接分泌而下,原本只想存在喉頭再慢慢吞嚥而下,沒想到它是整團整團的貫注下來,幾乎來不及吞嚥,吞完天河水之後只覺得神清氣爽內外通暢,原本鬱悶的氣全部消退了,感覺如同獲得新生。做完炁功後他迫不及待的拿起電話撥到台北市掌院向師尊報告,不停的感恩致謝。事後他對光我說自己幫人做了許多年的炁功,不知道炁功的效果如此殊勝。我們回到鐳力阿道場之後,他打電話跟我說他這次是因禍得福,因為接受完炁功調理之後,他每次靜坐都有天河水下來,而且靜坐的功夫從此大為精進,他一再表示將會更加努力的為人實施炁功服務。

人的內氣充實則舌氣盈滿,我們細看蛇的動作,生氣活躍的舌尖外吐,伸縮迅速強而有力。如果吐信緩慢舌尖下墜,則其命將終。

為人炁療,如果看見躺著的病人舌根內縮,有氣無力,眼神無主,就要小心對應,並對其家屬詳細解說,以免病人不治之後遭受誣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