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王光我\民國一○三年四月

背景說明

天帝教「極院」成立之前,「首席使者辦公室」負責教政的策劃與推行。光我奉派以侍長身份兼任督教職務

樞機團、傳道團每季集會一次,會後召開首辦室會議。

師尊親自主持這三項會議,全教菁英齊聚一堂,人氣道氣一團和氣。

某次會議進行到最後裁示時,師尊突然問大家:「清虛真人在哪一天?」

大家低著頭拼命推算,絞盡腦汁找答案。

這時才發覺人天之間相隔遙遠,每天誦唸的寶誥竟然抓不著頭緒。

場內一片寂靜。

師尊看不下去了,指示機要秘書何光傑:「請寶誥!」。

光傑飛奔上樓,從「參機正殿」捧奉寶誥而下。

知道有代誌了,老我離開督教組座位,走回侍從長位置待命。

光傑捧誦寶誥:「無上三十二天天王。紫明清虛真人。南天總督

大家鬆了一口氣,認真記住,清虛天王位在三十二天「無極天」。

老我認懺:「修行不入心,枉讀千年書。」

大家低頭思過時,師尊又問:「清虛真人現在何處?」

又是一片沉默。

「啪!」的一聲巨響講台上傳來師尊巍巍然的聲音:「我今親來帶領諸位,你們渾然不知,將來如何弘教救劫啊!」

「曠劫難逢,金闕在望」。難逢雖已逢!金闕猶待望!

 

師尊證道廿年後的民國一○三年春,有老同奮不願老我多年沉隱,邀我就「帝門修行法要」做一系列的推演,希望力挽師尊遺世法索於將傾,以護帝教七千年法運於未竟。

生命原本無始終,各隨因緣竟其功>。

感念師尊應運復元之悲願,老我於耆宿之年,當願策馬再戰。

壹:概說

一、靜坐班結業同奮具有「救劫使者」身份,「祈禱與救人」不獲感應的原因為何?

靜坐班同奮結業之後,成為救劫使者,人天之間即有「氣炁相感」的功能。依據「至誠獲感應」的說法,果真信心不惑、正氣充足,無形感應一定成就。但如果您每次傳輸給無形的都是負面的、我執的不真誠的訊息,久了之後天上會停止對您的訊息接收與回應。就像人間用手機Line資訊一樣,您的訊息如果不被對方認同,對方就會拒絕或切斷與您的感應。師尊曾說:「發大願力,引來先天一炁」,如果信心、願力、功行都沒有啟動,如何能夠感應無形、獲得協護。

 

二、師尊在課堂上說:「天上說國語」,對外國同奮的疑慮要如何舒解?

佛經裡面有一句話,大意是說:「佛以一音說法,眾生隨類各得其解」。以天帝教的角度來解釋可以說:因為眾生的性靈(和子)中都各自擁有他們今生乃至累世習慣使用的音訊機制,經過修行啟動之後,可以各依本覺,理解無形的訊息。師尊曾經跟光我說他見過 上帝三次, 上帝每次的顯相都不一樣,但老人家從自己心音中傳譯出來的語言卻都是北京話。師尊在課堂上說天上說的是國語,因為國語與師尊的心音相應,師尊性靈中接收轉譯的語言就是國語的類型。日本同奮、美國同奮在性靈上也都各自具有他們習慣的轉譯機能。天上說國語的「國」,指的是心靈上的屬性,隨感而發,各以本具的功能轉譯天音而無礙於本然。

 

三、焚化黃表紙產生「光、熱、煙(灰)」三種作用,它的依據與功能從何而來?不經巡天節加光的黃表紙可以用嗎?

黃表紙以竹材為本,竹的特點是「外青內白、中空而有節」,因為「外青」所以不受污染,因為「內白」所以不納塵垢;因為「中空」所以可容能量,因為「有節」所以得知進退。

黃表紙的始用不是源自帝教,古代的道家即以之做為「酬償」鬼神之用。天帝教則以黃表紙做為能量的載體,焚化後釋放出「光、熱、煙」。「光」發出的訊息用以感應無形,「熱」是賦予無形兵將執行任務的能源,「煙〈灰〉」可供求超靈補充能量。民俗上有讓先靈享受「萬年香煙」的說法,密教則更以「煙供」做為法事的重要內涵。焚化黃表紙所殘餘的灰燼,在冷卻之前是低等性靈補充能量的主糧,所以在焚化之際不可用器物翻攪。如果火勢減弱,只要輕輕撐高紙堆,讓空氣流通即可復燃,攪動黃表紙視同干擾無形的應供,是不禮貌的。

師尊在第三期師資高教班上課時說:「一張加光過的黃表紙,在靈界的價值等於人間五兩黃金」,這裡頭所所謂的加光,指的應該是巡天節 上帝所加的光;人間加光的比值很難以此類推。

師尊駐世之時,老人家會在巡天節送駕之後,對光殿上的黃表紙再行加光。老同奮眼中,存放在鐳力阿的黃表紙因此成為執行天人炁功或執行法事時,「無形應化、有形配合」最好的的資材。

光我於天安太和道場擔任引導師的時候,因為光殿尚未設立,需要用到加光黃表紙時,我會帶著新的黃表紙到鐳力阿道場的清虛妙境跟看守清明宮的宿緒星老同奮換取巡天節之後再經過師尊或維生首席加光過的黃表紙,不管用於炁功救人或摺成蓮花用以引度逝世同奮的魂魄,乃至執行撫靈法事,都有非常奇妙的效果。

民國96年巡天節前,極院通令各教院「黃表紙不再送上光殿加光」。光我曾在維生首席卸任後的次年,當面向先生求證此事的因由。他聽聞黃表紙不再上光殿加光時當場愕然,表示這不是他做的決定。此時適巧機要秘書緒我同奮經過門口,聽到我倆的討論,主動進來說明這份文件確實是先生親自批准的。先生聽後默然良久,沉思之後推敲當時可能忙於處理煩雜的卸任事務,看到呈文附有無形批答的資料,未經查察即行批准,對於造成這樣的結果頗為無奈。

黃表紙加光是師尊親傳的帝門法儀,師尊跟我描述當年率領華山弟子於巡天節時,用香盤捧著香爐與黃表紙,吟著廿字真言走著廿字煉心步,踏著台階一步一步登上光殿時,眼神中透露出恭敬景仰的光輝讓我記憶深刻,彷如親臨,可惜如今已惘然。

今後的黃表紙運用,在未經巡天節時蒙 上帝加光之下,雖在使用時仍可隨機呈請光殿無形主持與開導師加光,但我知道其感應與執行的層次已經不同於以往。近年來帝門經歷許多不該發生卻又發生的事,追溯因由,是不是我們在焚香祝禱時,欠缺了甚麼該有而沒有的信證?

光我撰寫這份資料的同時〈民國一○三年四月下旬〉聽聞歷經基層教院不斷反映爭取之後,極院已經著手檢討恢復黃表紙在巡天節呈奉光殿加光的可能性。這件事始於無明,若不知返,天人路絕。

以黃表紙做為攜行與儲存無形能量的載具,師尊曾經提示光我:「加過光的黃表紙要加封套,放在最尊貴的地方,運送的時候不可直接放在座車的坐椅上面,如果裝箱,要擺在最上層」。

巡天節呈光殿加光的黃表紙,要在桌面加敷黃色桌布以示尊敬。

焚化黃表紙後,如果為了急於結束法事,用冷水潑灑尚有火苗的黃表紙以之降溫,會引發覓食的無形反撲。

黃表紙加光是天帝教「無形應化、有形配合」最有力的事證。看我們現在捨棄 上帝加光,卻在「接教財」時拼命搶接元寶,悲哉!

 

四、您知道甩手(命功鍛煉)不高過心臟的「起因與利弊」嗎?長期採用低角度的甩手會造成甚麼後果?

早期的靜坐班教學「甩手功」時,沒有默念廿字真言的規定,光我擔任師尊助教時,以此隨機請示師尊,師尊說:「很好」,這個方法從此傳開。極院成立之後,師尊師母親自兼任天人炁功指導院主任與副主任職務,老人家指派楊光贊、詹光驚、王光我三人為秘書,分別負責「傳訊、訓練」與「督導」之責。某日三人在朝禮廳議事時,從光殿下來一位同奮。詹光驚看著他的頭頂,說了一句「金光閃閃」,楊光贊卻看著他的腳下說「陰風慘慘」,意思是說他下半身的能量並不充實,對應外界求超或處理無形干擾仍然力有未逮。

三人隨後談到在五門功課之外,鍛煉氣機最好的方法就是廿字禮拜與甩手法。對於廿字禮拜法,大家都沒有意見,但楊光贊對於甩手功提出他的看法,他認為甩手高度過高時,對於具有隱藏性心臟病的人會有危險,所以在初學時甩手的高度不應過高。討論後三人共識,初學階段以不高過心臟與肩部為宜。隨後光我在遵奉師尊指派為靜坐班學員講解及示範命功鍛煉時,曾經就此一觀念提請學員注意,後來成了規定。

近期的命功鍛煉教學,有人將甩手高度降低為45度,這是個不足取法的「削足適履」的舉措。

甩手運動關係心肺功能的運作,有心因性疾病的人降低甩動的高度或許可以當做是一種防護,但沒有這層顧慮的人長期採用這個方法,可能讓心肺功能受限而無法提昇。如果再將它限定在45度,長期下來就會縮減它的性能,無法發揮它從鍛煉中所產生的功能,遇到特殊狀況時無法適應,會有危險。光我在中科院擔任監察官的時候曾經指正憲兵隊拍賣的汰舊機車底價過低,但承辦單位回報「因為在院區巡邏限速30公里,長期拘限之後引擎收縮,速度拉不起來,使用價值偏低,廠商無意接手,所以報價不高」。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其實無法避免將雙手高舉的動作,如果在煉功的時候反而特意降低上舉的高度,那就有矯枉過正之嫌。搭捷運、坐公車時,站著的人,哪一個不是將手臂舉高抓住吊環以保安全?

師尊當年傳授甩手法,是動功,又稱命功鍛煉,有別於靜坐的性功鍛煉。它是有為法,可以運用念力結合內氣增強內力。

當年為了防止心臟受創而做的規定,應該保有讓同奮自行體會調整的空間。如果感覺無害,甩手的高度可以逐漸上揚,不宜硬性規定高度,否則「內氣、內力」沒有提昇與增強的機會。

天帝教的網路上有一張師尊92歲時在天人研究學院前面示範甩手的照片,那張照片的甩手高度將近120度,以師尊當年的高齡,猶能做此演練,我們如果確知自己沒有心肺問題,就不必硬性限制甩動的高度。

現在的靜坐班教學固守「不能超過心臟與肩膀」的規定應該是基於集體照相時的整齊劃一的要求,如果再要求只做45度的甩手,那就不是師尊的教學了。

光我提倡「提氣伸展操」可以配合踮腳的動作提昇全身運動幅度,促進經絡氣脈的連結,增強氣力。但因為無意遮攔帝門命功鍛煉,只能隨機示範,分享有緣。

 

五、您知道帝門獨有的「寸臂禮」與金針金光有所關聯嗎?

光我在初任師尊侍從長職務時,曾就自己體會所得向師尊提報進入光殿的寸臂禮隱含帝門獨有的「金針與金光合而為一」展現修行「熱準」的心得。師尊將此報告交付侍筆同奮請求無形批答,但侍訊傳下來之後並沒有明確回覆我的求證,反而粗略的指出「王子光我同奮洩漏天機,應受天譴」。我看後極表不滿,在侍文上面提了幾個字,表示強烈的反彈。隔了幾天,維生樞機與維光樞機來到清虛妙境,坐在我與光傑的座位上談事。看到我放置在玻璃版下的題字之後,兄弟二人約我到逍遙廳談話;從師尊在華山時的侍從長「九指將軍王儉」談起,查證我的煉功、婚姻與身體狀況,最後聽到從我口中講出王儉在世時最常掛在嘴裏的口頭禪時,倆人一致認定我就是華山人物中的王儉再來。維生樞機說他曾看見我在「自然亭」鍛煉廿字氣功的背影,他說「那個架式跟當年的王儉一個樣」

可能真的是基於所謂「天機」的顧慮兩位樞機都沒有正面解答我當次的提問。為了消除我的疑慮維生樞機進一步說:「每一個同奮進入光殿之後,光殿就會顯現你的熱準在無形的的排列層次,這個層次依據實修程度而定,有的人雖然站在主儀的位置,但無形定位可能排在後頭」。

維生樞機說師尊錫賜王儉的道名叫做「維我」,我說我現在叫「光我」大家之所以叫我「老我」好像就是這兩個「我」字堆砌起來的說完後三人哈哈大笑。

無形一直沒有就我的提問明確賜覆,但二十幾年來我認定我的想法沒有錯誤,以之分享同奮時,往往讓人有恍然大悟之感。而所謂的天譴」之說,也始終沒有下文。感謝上天悲憫!

 

六、早期實施寸臂禮是在進入光殿之後,面向光幕展現的,為何現在變成在光殿門外實施?

民國74年我在台北始院皈師後,服務單位中山科學研究院派我赴美監辦國防採購業務。當時華航在紐約的櫃台位置座落在航空站的前段,旅客報到進出很方便。退伍後奉詔擔任侍從長,再到洛杉磯機場時,報到櫃台已經向後倒退了很多。航空公司櫃台的位置是按照營業排名的比序決定的。業績減退,櫃台的排序就調到後面。

民國75年我在天極行宮參加先修第四期靜坐班課程,很清楚的記得師尊告訴我們:「進入光殿,轉身面向光幕,行寸臂禮」。當時的寸臂禮是在進入光殿之後,面向光幕,對著「無形主持」展現的。

台灣省掌院與天人訓練團在民國83年印行的初皈同奮道務禮儀中,將寸臂禮改在光殿門外實施。這個規定我一直到師尊證道二十年後才偶然在與同奮交談時得知,是誰遮移了師尊親傳的法要?

寸臂禮在光殿內與在門口實施的意義是不同的。宗教徒不管哪個宗門教派都知道在門外行禮與進入殿內行禮的對象不一樣。佛教大宗師蓮老和尚在埔里創設的「靈嚴山寺」大殿外面更明確規定,意思是說:「向佛菩薩行禮當須進入大殿」。這說明了在門外行禮只是向門口無形守護致敬。天帝教從師尊在世時規定,進入光殿向無形主持報到展現修行熱準,改換到現在只能在門口示現法寶,向守護兵將行禮,就像航空公司因為業績不好,被遷置到後段一般。

我堅持進入光殿之後,面向光幕再行寸臂禮,因為師尊是這麼教的。天人訓練團做此修改一定有其因由,但我擔心帝教同奮將來有機會回到「帝教總殿」時,會因此進退失據、舉止失措。

 

七、進入光殿時,你是主人還是訪客?

靜坐班輔導員向學員說明,進入光殿前要先在門口「展示寸臂禮、彎腰、鞠躬」向無形金甲大神行禮。還舉例說:「你們到了人家門口的時候,是不是要先跟他們家的警衛打聲招呼?」

答覆這個問題之前,請您先俯視一下在紅塵世界中的自己;我們皈師、受訓,蒙師尊錫賜道名之後,可以確認自己是「三期主宰」捨身下凡來拯救的「宇宙原靈」,身心靈中具有 無生聖母「點燃宇宙大爆炸、開天闢地時」賦予的「金盤種子」,我們是為了協護眾生回歸宇宙大道而以「救劫使者」身份投入弘教救劫任務的 上帝的傳令兵。參加師資高教班或傳教傳道班的時候,無形更在我們身上播下「封靈原種」讓我們得以奮發成就。你在原靈合體的時候,無形動用了「無始古佛、萬靈兼主、維法佛王」才將你的原靈「壓進」你的的生命體之中,此時的你知道自己的生命價值嗎?

現在請你自己思考:「進入光殿時,你是回家修煉的小主人,還是路過的訪客?」

我不希望同奮藉此妄自尊大,但請您再次體會一下師尊當年教我們進入光殿之後才向著光幕行「寸臂禮」的真正意涵?

甚麼人竄改了師尊的教化,讓我們「在門口向無形警衛行禮」,這種解釋把自己當成外人,何其無知!你進入光殿向著光幕展現「寸臂禮」是向無形印證你當下的修行進度,這才是真實的意義。

如果當年:在光殿行「寸臂禮」的真實意義被當做「天機保密」不得宣說,那麼現在將「寸臂禮」移到門外實施就更是一種罪過。

將「寸臂禮」的三指併攏,附庸為三規三乘或是三奮三要,這沒有抓到真正內涵,它無法說明左掌掌心向上的真實意義,也沒有解釋雙手搭接的原因與作用。

老同奮接受師尊的教化後,在後來的引導者曲解之下改變禮儀,這種順從可以諒解,但瞭解道理之後你會妄自菲薄繼續顢頇下去?

民國60年,我從陸軍官校畢業。典禮當天,先總統蔣公為我們授予中尉軍階。典禮結束後大家步出禮堂走在馬路上時,一位少尉軍官騎著腳踏車迎面而來,走在前頭的同學忘了自己已經是中尉軍官,如同以往當學生一般,舉手向那位少尉敬禮,後面的同學一時不察,整排的中尉紛紛舉手跟進,那位少尉沒有見過這種場面,一下子不知所措,緊張到連人帶車一起摔進旁邊水溝裡去。大伙兒跑過去救他,他靠在水溝內,不敢起來還連連向我們說「對不起、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