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門點燈錄(三)     Pdf 下載

執筆:王光我\民國一○三年六月

十五、師尊的上靈三期主宰是「炁靈學」的專家,但「老仙爺」親臨人間教誨之後「炁靈學」的傳承依舊懸絕,問題出在哪裡?

「炁靈學」一詞,源自天帝教「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太虛存有總古之載籍;總編三期匯宗;諸天分類撰著; 玄穹上帝親降御定暫計十類五十八目之(三)「炁燮類」之「寅」,有「炁靈集」(清虛天王著)之記載。

炁靈集>是清虛天王所著,師尊在「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的「小引」說:「吾上靈清虛重主三期統領延康」。開示我們「三期主宰是炁靈學的專家」。但老仙爺親歷人間一趟,創教十五年,率領弟子四十萬眾,沒能將「炁靈學」傳抵人間,是天人之間一大憾事。

「天人炁功結合靈體醫學」是天帝教立足人間,有別於傳統宗教的最大特色,但此一願景迄今依然落空,問題出在靈體醫學的人才培養與教育未能落實,人間的研究層次無法啟動天上傳法的機制。

師尊曾經指示:「靈體醫學」的研究要設在「天人炁功」之內,教內目前雖然設有「天人炁功院」與「天人炁功指導院」兩個單位,但是「靈體醫學」的研究尚在蘊釀階段,只有少數熱心同奮孤軍奮戰,沒有凝成團隊,一般同奮不但對「靈體醫學」所知有限,對天人炁功與靈體醫學的結合更覺得陌生。

天帝教是 上帝親傳的宗教,靈體醫學與天人炁功都是無形傳法的至寶,它需要在人間「歷煉、結合」才能成其所用,成為弘教救劫的利器,但帝教文化演變至今,教門重視「養生」之學,而輕乎「靈學」之道,此舉堪可「應人」卻疏於「侍天」,誠然令人扼腕!

師尊的時代,萬事莫如救劫急,我們奮盡全力去弘教救劫,自是無暇他務。二任首席的「學術研究」為天帝教開啟兩岸合力「天人文化」研發的大門,讓我們有機會邁入宗教大同、世界大同的理想境界。第三任首席的「養生靜坐」指引我們迴入紅塵,有利於現世環境的安生立命。但反覘這些年來的行止,我們疏忽了甚麼?

不是沒有人材,而是「上求聖道、下化眾生」的步調迷失在「靈、命」的交纏之中。「聖道在靈,眾生安命」,師尊說:「無為靜坐的總原則是性命雙修」。記住老人家的教化,我們的下一個步驟為何?

十六、救劫使者如何救渡自己的「先靈」?

世俗觀念的「先靈」指的是生命流轉過程中,與自己血緣有關係的祖先。但我們很容易只注意「今生血緣」而忽略「累世靈緣」。比如我今世投生在王姓人家,很自然的我以王家祖先為我的先靈,但對修行者而言,這樣的做法不夠究竟,因為生命的流轉不是始於今生,我的前世不一定姓王,可能姓劉、姓張。如果我今生只對王氏祖先盡孝,忽略了前世的祖先,那麼這樣的修行與拔渡一定有缺失?除了今生血緣之外,我們對「累世父母、祖先」有沒有救渡的責任?他們是不是也是我的先靈?

我當師尊侍從長的時候,回到家裡給祖先上香時,不知道從那裡來的靈感,持香或捫心對王氏歷代祖先行禮之後,接著會奉請「光我往昔生身父母」與王氏歷代祖先同為「堂上先靈」。

「光我」是師尊錫賜的道名,如果我的努力稍有成就,「光我」的名義一定受到無形認同,我以「救劫使者」的身份,以及我是我家的「一家之主」的名義,除了今生血緣的先靈之外,我請我的「往昔生身父母」同為我的先靈,接受我的奉養,共同奮鬥。「往昔」是我心田中的慣用語,用「累世」做為稱呼意義也是一樣的。

以天帝教的「應元」精神,師尊錫賜的道名可以通用於無形界,更能夠在我的今生與累世之間,拉出「靈緣」與「血緣」的互應關係。

靜坐班結業的同奮具有「救劫使者」的身份,救劫使者應當發揮的基本功能是「自救救人」。為渡化祖先,可以奉請先靈當「廿字護法」,「陰陽同修」才能從根本上發揮「救劫」的作用。

當初支持我皈入帝教修法的禪門師父「妙」上人,在一次親訪我家時,對我家神案上的祖先牌位發出的光芒感到訝異,我回答說:「我每天早晚奉請堂上先靈同為無形護法」,他聽後恍然的說:「為甚麼我們就沒想到這個方法」?

第二任首席首席使者維生先生,曾經於西元2000年「天赦年」時,為全教同奮辦理「先靈皈師」,提供同奮的先靈在無形界修煉的機會。救劫使者奉請先靈為「廿字護法」就是讓祂們配合同奮在人間的修行,成就培功立德的機會,以提昇祂們在靈界的定位。

依據光我的經驗,奉請「堂上先靈」當「廿字護法」只要以自己的「道名」在祖先神牌位前上香稟報即可。高雄有一位同奮,在一次光我應邀參加他家的親和活動時,拜託我向他的祖先稟告,請祖先當廿字護法。我帶著他們全家在祖先牌位前捫心誦念九遍廿字真言後,由我代禱,請他們隨我默念,「天帝教弟子○○○奉請堂上先靈同為廿字護法」。當天晚上他的父親要求兒子向祖先擲茭請示此事是否當真,結果在連續獲得九個聖杯之後,他的父親被震撼住了,誠惶誠恐的喊停,不敢再擲筊了。我們修行雖然辛苦,但回饋先靈很值得,因為祂們等了很久,這件事你能做、當做,為何不做?

奉請堂上先靈「同為廿字護法」的作為,我曾經向師尊報告過,師尊維持他一貫對無形恭謹的態度,沒有直接鼓勵我,但我看得出他對我的作為沒有反對。據我的瞭解,師尊對於忤逆或違律的事一定當場斥責,絕不通融。師尊當天對我的口頭報告「頷首以對」,讓我有信心持續下去。

師尊證道之後,我也曾經就此事向維生首席提報,首席笑著說:「你再試個幾年看看」。從師尊的時代到現在民國一○三年六月,我「奉請堂上先靈同為廿字護法」的時間超過二十五年。

「同為廿字護法」與「共為廿字護法」的意思不同,差別在於「同」字與「共」字,「同」是「每一位都是」,「共」是「合起來才是」。我尊重每位先靈的個別差異,請祂們「同」為廿字護法,意思是每一位先靈都是廿字護法,二十幾年來,心靈平和,處事應人若有神助!

坤道同奮出嫁從夫,夫家神案上沒有妳的先靈可以奉請,依據傳統,妳應以夫家的先靈為重。這對於奉請「自己的」祖先及累世生身父母同為廿字護法這方面,目前還是個盲點,缺乏真實的經驗可供參考。但經典說「一子得道九祖拔渡」,或許在妳的修行有成之後,透過無形運作,自然可以超渡先靈,不必經由人間管道的運作就能成就也有可能。

 

十七、不分場合,濫施口訣的後果?

民國80年間,光我初學廿字氣功的時候,有一天去參加親戚的喪禮,因為過程冗長,坐著沒事,不自覺的提運口訣進入煉功程序。一則沒有考慮周邊氣場紊亂,陰陽交錯。再則自恃正氣充滿,甚至發起妄心想藉此機會引渡有緣求超。儀式結束時並未感覺有何異樣,只是有點悲情,還有肩頸部位重重的,有點痠。

回家之後感覺睡不好,火氣大,不耐煩,心頭悶,腦昏沉,眼睛澀,打坐不安穩,心裡發慌,仔細探討發覺是外靈干擾。還好當次的狀況只是靈界朋友的「隨緣求超」,而不是「循業索報」。在廿字匾前誦三本廿字真經迴向,焚化27張黃表紙,請監護童子無形處理後就恢復正常了。如果能夠配合「廿字禮拜法」,調理的效果會更好。

「隨緣求超」與「循業索報」的狀況不同,通常在沒有宿怨的情況下遭到的無形攀附,祂們不是要報復,只想隨緣求助,這種情況以「救劫使者」的身份都可以用唸經迴向及焚化黃表紙的方式自行處理。但如果是靈界尋伺已久的「循業索報」,狀況就比較複雜,通常是你的冤親債主在平時找不到侵入你性靈的缺口,然後終於在某個機緣下發現你有漏洞,從而穿透你的防護體對你進行索報。這種情況因為有其因緣關係,必須從根本上處理而比較麻煩,最快的方法是炁功協護,嚴重的時候要透過法會的方式才能「解冤去縛」。

我認識一位非常奮鬥而且熱心的同奮,有一天他打電話向我求助,說是到醫院加護病房為人炁功服務前,向老同奮請教如何自保,對方告訴他默念「護身神咒」與「金光局」。他持續做了幾天之後,感覺身體逐漸僵硬,神智有點昏沉,後來竟連開車打方向盤都變得很遲鈍,平時固定的行程也力不從心無法執行,想到要去醫院救人時竟然有點發毛,從內心昇起無明的恐懼。我聽他的描述之後,直接告訴他「卡陰」了。對於天人炁功的執行者而言,加護病房是個很好的考場,如果用對了方法可以成就個人的救護經驗,如果用錯了方法,會引起靈界朋友的糾纏。「護身神咒」是靜坐的時候,奉請無形加護用的,如果不是在靜坐的狀態下展現心咒,無形的協護沒有交集,反而會引動周邊的靈動,祂們不是來協護,而是來索求。如果沒有業緣,祂們不會威脅生命,但層層沾染的結果,會讓執行者無力承受而生病。如果祂們從你身心靈的「有漏之處」切入,其所產生或引動的後果就難以預料。當次,先用天人炁功為他調理,流鼻水、嘔吐、搖晃、顫抖、呻吟,一關一關的過去,因為沾染太重了,用廿字氣功貫氣法為他補氣後,囑他再上光殿,回到家再用廿字禮拜法做自我調理。

甚麼是「有漏之處」?就是身心靈被「欲望、私心、虛榮」所遮蓋侵蝕的地方。比如「眼耳鼻舌身」都有其固定的功能,但這個功能被欲望、私心、虛榮所左右,做了錯事,這時候「漏」的狀況就形成了。漏相如果衍生到心靈,無形界的朋友就很容易切入,切入之後攀附在身體最脆弱,或是已經有病痛的地方,從此逐步侵蝕。

天帝教同奮真正的覆護是誦唸廿字真言,廿字真言奉 上帝玉旨頒行十方三界,是「人天共法」,不論任何時空環境都能依你誦唸的本意產生正面的相應作用。在課堂上,無形仙佛傳賜的口訣或咒語都有其特定條件與用途。不分場合,濫用的結果容易引動靈界的沾染。

天帝教的特色是「且戰且學仙」,奮鬥的過程中難免受到傷害,除了五門功課之外,自我療傷最好的方法就是「廿字禮拜法」。早期的天安太和道場沒有光幕,除了炁功服務與演講、勸募、撫靈之外,我要協處同奮的喪葬事務,而唯一連通無形的設置就是廿字真言匾,因此「廿字禮拜法」成了我自我鍛煉的重要途徑。經過多年的體驗,我讚揚「廿字禮拜法」是帝教同奮「養精蓄銳」「自我療癒」「裹傷再戰」的應機妙法。

也有同奮跟我說他感覺有無形沾染之後,一再努力上光殿誦誥靜坐,但是無形的壓力反而愈來愈緊密。我說你愈來愈有錢,可是向你求助的朋友卻一直都拿不到分文,他們的追索會不會愈來愈緊。

那怎麼辦呢?我說「唸經迴向」,讓祂們感受無形的慈恩指引,此外還要焚化黃表紙,運用「無形應化」的管道,贊助祂們解冤去縛。如果沒有焚化黃表紙,那就是「口惠而不費」,「理通而事不達」。

 

十八、師尊說皈師的時候,要選定廿字真言當中的兩個字,做為「終生」奉持的目標,然後漸次擴張,你知道它的重要嗎?

佛經上記載:想去十方清涼世界,比如藥師如來佛的淨土,「得憑自己的本事,超過三界的業力而前往」。只有西方淨土的「佛、菩薩」會以「化佛」的方式示現,對亡者做「臨終接引」。

天帝教應元寶誥上說,師尊的指導靈之一【玄玄上帝】。「隱隱渡萬性億靈。巍巍創西天佛國。」「極樂佛國之主持。三寶三佛如來主。」我相信佛門的西方淨土與天帝教寶誥所說的極樂佛國是同一層面,只是稱呼的名相隨順眾生因緣各有不同。祂們的特點都是「示現接引」,但先決條件是「感應」。

 師尊教我們要終生奉持廿字真言,要從自己選定的兩個字做起,這當中隱藏著廿字各主宰救拔眾生的依據:「感應」。在佛教的法儀中,有「引禮師」與「引領師」的設置。一貫道引渡眾生則有「引師」與「保師」的體制,這種設置都是用來「指引、導護」眾生的。天帝教要求同奮選定兩個字為目標,它的護持作用更是「橫貫陰陽、豎通有無」,從生到死,無有間斷。如果我們能夠真正的奉持人生守則,更以自選的兩個字為起點而漸次延伸修持,則必得各相應主宰的護佑,在危急之際,乃至生死瞬間都不間斷。但是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在臨危之際,我們往往因為心神散亂,提不起心力,無法記起這個你所選定、終生奉行的主宰的尊號,內心發不出相應的訊息,難以獲得無形的感應,這時候你將因「心思散亂、六神無主」,連「教主 我願奮鬥!」,都無力喊出。我有多次面對老同奮臨終的經驗,他們有的在那生死一線之間,提不起心念,多數人在臨終之前早已魂魄散離,陷入昏迷狀態,如果沒有同奮在旁用心助唸,如果沒有自己選定的兩個字主宰的協護,在斷氣之前早已迷失在陰陽界中。

有一位同奮,很自豪的對我說:「廿字真經整本倒背如流」。我說「給你三十秒時間,講出你皈師時選定廿字真言兩個字主宰的尊號,並且說出主宰的大願;【當願眾生----大道】」。他低下頭,急得滿頭大汗,卅秒的時間過去了,他支支吾吾沒有理出個頭緒,口頭上一再解釋「太突然了」,要求再來一次。我說「生死瞬間哪由得你事先計量?」。

地球自轉一秒鐘橫跨三十公里,卅秒鐘九百公里,從即將斷氣的瞬間到往生的落點,橫差將近一千公里,你回不去了。

如果能夠「恆持」記住兩個字主宰的尊號,透過這兩位主宰對你心靈的居中護持,能夠與大道相感相應而不偏離,十方世界同在我心,喊「教主 我願奮鬥!」喊「師尊救我!」都有廿字各主宰的協護而不會被遮移。

民國90年間我任職天安,有一天傍晚準備出發到苗栗初院去演講,臨出發前來了一位訪客,送他離開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急著趕路,失去平時的慎思,心想沿著大安溪旁的坡堤,走沙石車的路線抄捷徑過去,沒想到後來走到一條溪旁,只有兩條用鐵板搭設的車轍道,中間沒有橋面,那是給沙石車跨溪專用的便道。我停在溪邊,下車目測小轎車的輪寛,好像剛好可以沿著鐵板的內緣過去,但如果一個不小心,偏滑超過十公分,車子就會掉到溪水裡面。天黑了要趕時間,剛巧後面又有沙石車過來,他閃著大燈,我不知道是要警告我還是要催促我,內心中有一股盲動,想不顧一切的就這麼衝過去,臨危之際心中自然默念廿字真言,但仍感到不知所措。昏茫中,正想踩下油門之際,突然一陣訊息出現:「威靈妙道顯佑真君自願懺誨當願眾生共濟大道」。我在一瞬之間醒了過來,明明心中感應到的是「大道」,怎麼我現在不顧一切的要衝向這條黑不隆通,僅用鐵板架成的虛設小道?靈光一閃,打倒檔,退出鬼門關。那一時節,天安的養靈設施剛要起用,我沒有成為第一位晉奉者,是因為我奉為終生奮鬥目標的兩位主宰之一,「忠字主宰」把我從貿然燥進的險境中拉了回來。

 

 

十九、新同奮誦誥時,為何最後一個「帝」字的聲音出不來?

「帝」字的發音用的是內氣,如果「內力」不足,「內氣」提不上來,在彎腰跪拜之際,身上的氣機不相續,「帝」字就發不出聲音,形成誦誥聲音頭尾不相應。

在天極行宮舉辦靜坐班課程時最容易感覺其中的差異;老同奮誦誥的場次,聲音如行雲流水,自然而穩定,如果是新同奮的聲音就能聽出其中起起落落,最後一個「帝」字仿如被自己彎腰跪下後的氣息壓制一般,出不來。原因就在氣機不起,脈氣不通。

最容易鍛煉內力、提高內氣的方法,就是「廿字禮拜法」。從默唸廿字真言,在跪拜之間自然積聚內力,引動內氣,讓它運轉全身,可以提昇內氣的層次。傳統的道家修煉注重「人身七輪」,天帝教的靜坐、誦誥都可以自自然然的打通身上的脈輪。脈輪通了,誦誥唸經的聲音從全身每一條經絡、每一個細胞發出來,到了「意氣合一」的階段,發出來的心音更能感應無形、通達十方。師尊親題在台北教院光殿的墨寶「呼呼吸吸通帝心,聲聲願願達金闕」就涵指這個境界。

內氣充滿可以避邪,可以轉化週邊氣場,甚至可以改變氣運。如果配合道德的修煉,慈心的培養,融合天地之間浩然正氣,更可以成就真氣,弘教渡人必得無形應化。

曾經問同奮:誦誥用的是甚麼心?回答一大堆,真正的答案是「慈心」。光殿誦誥,如果連開頭的兩個字都習而不察,有失本覺。

 

二十、面對生死輪迴,你知道自己當下「住在」哪裡嗎?

我碰到一位年青人,初次見面他侃侃而談自己在人世因緣中種種得意的事。我問他住哪裡?他說住台中,我問他住處的每個大街小巷都熟悉嗎?他很老實的說不盡然,有時候會找不到要去的地方,即使用導航也會陷入迷途。我說:出入一個你不熟悉的地方,你會自在嗎?他若有所悟的說會盡力熟悉每個地區。

再次見面時,我問他「住在哪裡?」他說住台中,而且熟知每一個地方。我對他說:「你現在是住在你的身體裡面!」他有點訝然,想了一下之後,點點頭說:「真的,我離不開這個身體」。我問他「肝臟在哪裡?」他有點遲疑的用左手比了一下左邊的腰際,我說錯了,那是脾臟。再問他「胰臟」的位置,他茫然以對。我說「住在身體而不瞭解身體」你怎麼照應他?運用他?

往後的日子,他很用心去瞭解身體的構造,再見面的時候能夠明確的說出五臟六腑、十二條經絡乃至奇經八脈的位置與走向。但我沒有讚許他,我說「其實你這一世是住在自己的因緣果報中」。

他有點尷尬的說:「這因緣果報如何理解?」

修道的作用就在「理解並超越因緣果報」,從而「自救救人、體天行道」。我送他一張卡片,教他默念廿字真言,看他若有所悟的離去。但可能真的無法超越今生的因緣果報,我沒有再看到這位年青人。

「播種」比「施肥」更重要,或許他需要一段時間的「溫養」才能成就。今生不成,來生續!

現在你知道自己當下是「住在」哪裡嗎?

還有,理解並學會超越的方法了嗎?

 

廿一、你知道天帝教同奮的自我療癒妙法嗎?

帝教同奮的自我療癒妙法是「廿字禮拜法」。它讓你在動靜平衡之中,悠然的融入宇宙大道,讓人身小宇宙與無形大宇宙「相應相感,和合為一」、「調合身心靈、調理精氣神」、「有病治病無病強身」。

若有陰靈纏繞、邪氣干擾者,以廿字主宰之力,一體渡化。用於迴向先靈,乃至親友,對其「隨緣求超」,以及「循業索報」者,皆有實效,何況自我調理。

光我擔任侍從長時,有一位親戚不知甚麼因緣,忽然間不吃不喝,整天昏睡,無法上班。他的先生拿她的衣服去廟裡收驚,說是被外靈干擾,喝符水無效,看醫生說沒病。先生想起有我這一位親戚,打電話到鐳力阿來求救。我要了病人的生辰資料及住址後,在鐳力阿清虛妙境旁的「朝禮廳」,對著「道」字匾默禱心願後跪下做廿字禮拜法一佰遍,迴向病人的求超靈,再焚化9張黃表紙後,離開「朝禮廳」前往餐廳用餐。剛走上親和樓前面的馬路,有電話廣播找我,原來是那位病人的先生打來的,很驚奇的問我用了甚麼法?怎麼這麼奇妙。病人已經自己下床,還開口要喝稀飯,讓他又驚又喜。

廿字真言感應無形仙佛,尤其我們自選的兩個字的主宰無形中跟我們的關係極為密切,雖然見不到,但是我們與祂們「有感斯應」。這個現實世界的一切樣貌都是因為「感應」而存在的。請大家回顧一下廿字真經裡面「太和之初,乃為廿字。以忠與恕而正奸詐,以廉與明而治貪污」接著「治酷偏,治背亂,治殄私,治暴逆,治幽厲,治癡吝,治濫偽,治侮慢」--「滌塵見性,沖塞太虛--天地永新」。天地之間有何亂象不能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帝教奮鬥手札部落格

正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